“是吧是吧,玉狛的狙击手相当的了得呢,那绝对是bcktrigger级别了。”出水公平兴奋的说。

        二宫匡贵撑着自己的脑袋:“撇开白头发的不说,大炮和眼镜成不了大问题。东岸玉狛能够存活,靠的不说实力,只是运气罢了。太刀川那家伙,竟然拿解说当玩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靠的,只是运气?”出水公平倒是有点意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嘛,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。”樱井来未从来不觉得自己能够活到现在没有运气的成分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实际上确实如眼镜仔所料拿到了生存分呀?”出水公平咬着吸管。

        二宫匡贵说:“这才是太刀川的结果论,只要那须改变心意眼镜早就死翘翘了。不管作战这么细致,炮击多么华丽,大炮和眼镜实际上还是一个人都没有干掉,只是捡了来马的漏而已。反正之前的比赛里,只有白头发拿到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眼镜好像拿过一分的...”出水公平记得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个眼镜只是战术初学者,遇到战术和战斗都擅长的人,就无法应付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针见血呢。樱井来未看着二宫匡贵,然而樱井来未更为在意的是,据说这个队伍的组建才不到两个月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就是说,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到了这种地步,这个三云修本身也是有两把刷子或者是有什独特的方式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人发展起来,虽然达不到芥川那个跟高度,却也会是战术的佼佼者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