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阿拉,拉巴尔还真是完全没有变呢。”樱井来未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嘛,毕竟我们就是这样的。”芥川眠说:“在来未小姐的事情面前,我们的那点私人恩怨,算得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樱井次郎看着他们,熟悉又陌生的姐姐,把姐姐的事情放在第一位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她真的只是自己的姐姐吗?

        “抱歉,我输了。”走出来的拉巴尔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不不,拉巴尔做的很好。”丹尼尔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最后的攻击不错呢,竟然斩断了太刀川前辈对的弧月。”樱井来未说:“拉巴尔更厉害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不过是全力以赴罢了,来未小姐过奖了。”拉巴尔低下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芥川眠伸了个懒腰:“那么,今天就到这里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太刀川庆看着天花板,樱井来未那差点被自己忽略掉的致命攻击,拉巴尔那砍断来了弧月同时把自己一刀两断的斩击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