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刀川庆看着裂开的蝎子:“原来如此,转换攻击力更高的拉巴尔先去解决出水吗?但是是不是有点小太砍出水了?他,可是我们A级第一位的射手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咦?”樱井来未吃惊的看着他:“这是战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樱井来未说:“明明是拉巴尔说至少要砍到一刀的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出水公平捂住了被砍伤的腹部,这一刀还真是够深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刀川庆的另一把刀砍下,蝎子断裂。

        樱井来未微微张嘴,张开了盾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盾也裂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太刀川庆却顿住了,低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蝎子从脚裹扎穿了他的右脚,可以说这脚已经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右手撑在地面撑住自己身体的樱井来未扬起了嘴角,蝎子这次从膝盖长出,太刀川庆连忙跳开。

        蝎子的断裂,张开的盾,完全是为了引自己上前吗?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