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只要我在那里,黑鸟就会一直在我的阴影之下。我离开,是他夺第一继承人的唯一的机会。”樱井来未静静的看着他们:“既然离子炮已经大量的生产,主战派肯定会站到黑鸟那一边,尽量的扶持他然后拓展领土。但是,这绝对会成为加百罗涅家族内乱的导火线。成为第一继承人之后,为了维持自己的支持率,黑鸟肯定会给自己的支持者武器上的支持,到那个时候,战斗就要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支持来未小姐的几个分堂可能会成为靶子。”丹尼尔在笔记本上记录了下来:“根据战力的排行,最先被清除的可能是贝拉他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关系,雷特因还在呢。”樱井来未说:“他们的主张是内部不战斗,如果战斗派发起进攻,第一个出兵的人就是雷特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迪诺先生最近在做什么?”樱井来未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十代目经常不见踪影,除了亲信没有人知道十代目在计划着什么。”芥川眠老实的说:“我没有入侵去了解十代目的行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樱井来未说:“以黑鸟的性格不会做在我不在的位置直接夺家主之位的事情。虽然不知道为什么,但是他似乎很想跟我堂堂正正的比一场。所以暂时不需要担心迪诺先生的安危。我想迪诺先生也在给黑鸟机会,一个能够真正的争夺的机会。当年迪诺先生失踪,是我打败了入侵者,虽然是惨胜却还是得到了正名。如果黑鸟连主战派都搞不定的话,可能连继承人候选的身份都会被剥夺。迪诺先生还没有老到必须现在退位让贤,就算是再培养一名继承人也是搓搓有余的。现在迪诺先生没有叫立刻回去,大概是想给黑鸟一个机会。你们也就安心的在这里呆着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交代完,樱井来未看着出水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出水公平笑着说:“这样的来未,可是第一次见到,不小心就看呆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油嘴滑舌!”樱井来未敲了下他的脑袋。

        出水转过头,然后说:“那个,拉巴尔是女生?”

        拉巴尔顿时汗毛立起,随之凶横的瞪着出水公平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