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族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封神 >
        东王公脸色涨红,明显是被气到了。可白若又不会在意这些,她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,东王公若是再不领情,那就休怪她手下没有分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又过了片刻,东王公脸色恢复,只是仍未有所动作。看来东王公也是想到了两人之间的实力差距,并不太想和白若撕破脸皮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若轻笑道:“看来道友是执意不肯离去了。”话说到这里其实已经没有意思了,东王公没有非留在这里不可的理由,再这样僵持下去反而对他不好。白若可不是说笑的,要是东王公还不肯走人,那白若就少不得要“送一送”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是看出了白若的想法,东王公终于开口了“吾乃圣人钦命,管理洪荒男仙有何不可?道友身为女仙,为何要插手吾等男仙之事?”东王公避重就轻,丝毫不说他这样的行为回给西王母造成什么样的后果,反而在质问白若为什么要插手男仙的事。东王公的话说白了就是他来“请”镇元子和红云乃是天经地义之事,他管理洪荒男仙是经过鸿钧圣人首肯的。白若身为女仙,没有资格管他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若心中不怒反笑,东王公还是没能找准自己的定位,他还以为自己是那个高高在上的领导者,帝俊、镇元子这些生而不凡的先天神圣必须要受他辖制。这已经不是三族称霸的时代了,上面也不再是三族族长,而是圣人鸿钧。

        天道取代大道,洪荒生灵皆有“定数”。东王公上位只是鸿钧圣人顺应天道之举,一元会之后,不见得东王公还能稳坐男仙之首的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现在的东王公并没有看到潜藏的危机,他还沉浸在骤然登位的喜悦之中,和当初的三族族长并没有什么分别。三族族长当年的修为境界尚落得如此下场,更不用说现在的东王公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本座确实不应插手男仙之事,然而此方地界乃西王母道友所在,却容不得东王公道友任意施为。今日盛会,东王公道友在此时却是不能请走镇元子和红云两位道友,不然西王母道友颜面何存?岂不辜负了圣人嘱托?”白若这话已经说得十分明白了,东王公这么做是在打西王母的脸面。东王公不是用鸿钧圣人来压白若吗?那白若也抬出鸿钧圣人反过来压东王公,看东王公还能怎么说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若能以本座自称,已经是在暗示东王公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东王公脸色涨红,还是不说话,白若这个时候倒是有些佩服东王公了。别的不说,至少这死扛的厚脸皮便是一般人比不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估摸着时辰快了,白若也不想再和东王公过多纠缠,若是真让诸位仙人见了东王公,反而不好收场了。一众女仙不归东王公管,但是另一边儿的男仙就不好说了,见了这位男仙之首是拜还是不拜呢?鸿钧圣人有言在先,并且还赐予东王公专打不服管教之人的盘龙拐杖,这一个应对不好,东王公这里倒是罢了,只是鸿钧圣人那里就不好交代了。毕竟是圣人钦点,还不至于到那般地步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