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奶奶

||

《想奶奶》相关好书
好书推荐:拿来就用的博弈论

奶奶去世已经十七年了,如果她老人家还活着,今天是她百岁的生日。

在我们姐弟四人当中,属我跟奶奶的感情最深。从两岁起我就跟奶奶一起睡了,这一睡就是二十年。家里穷没有我的被子,俺就跟奶奶一个被窝,一直到我十六岁才有了自己的被子。那时我们睡的是土炕,冬天外屋烧饭,晚上睡觉时被窝暖烘烘的。人家俩人一被窝,都是一头一个人,脚对脚,可我跟奶奶是在一头,娘怕我把脑袋热坏了,让我去另一头,我半宿就跑回来了,因为奶奶习惯脚冲着炕梢。有时我想,自己傻呵呵的,是否跟这个有关,也许真的把脑袋烧坏了呢!哈哈……奶奶对我好是众所周知的。她爱热闹,喜欢串亲戚,我从小就跟她“南征北战”,她走到哪都少不了我的。我家的后门正对当街,一到吃饭的时候,奶奶站在后门那,扯开气死那些女高音的嗓子,一声“青子”,响彻云霄啊。夏天,晚上睡觉的时候,家里还没有电扇,奶奶就给我扇扇子,她不停的扇,一停我就醒,也不知她扇多久。冬天,天寒地冻,我放学回家,先上炕,奶奶把我的俩脚丫子捧在她的手里,她的手很大,老羡慕我的手,说大手捧糁子,小手捧金子。奶奶亲我,我也亲奶奶。记得有一次,不知道谁给了一分钱,我买了一块糖,可怎么也舍不得吃,就发愁,是给奶奶呢,还是给娘吃。愁了半天我一张嘴自己吃了。哈哈啊哈……

奶奶是典型的老顽童,她走到哪就把笑声带到哪。我晚上做作业,那时都是在炕上放一张小桌子,桌子上点着煤油灯,我低头做,奶奶在旁边守着我,一会我的橡皮没有了,一会我的铅笔不见了,奶奶就在一边嘿嘿的乐,我急得冲她吼,奶奶就从桌子底下,身子后边给我拿出来,还一边说:“我看你急,我看你急。”奶奶经常拿一个破布垫子,去当街坐着,她身边围了一圈的孩子,奶奶就给我们讲故事,讲笑话,连村里的大哥哥大姐姐都喜欢奶奶,总是“大奶奶,大奶奶”的叫。有一年的冬天,有俩姐姐碰到我说:“快叫你奶奶,队里分韭菜了。”我急忙跑回家告诉奶奶,她就拿了一个蓖子,随我出去。路上看到一位当家的奶奶,问我们干啥去,我说去分韭菜,她冲奶奶喊了起来:“孩子不知道,你不知道啊,这大冷天的,哪来的韭菜?”于是,远处的姐姐就笑得前仰后合。奶奶说:“我要是不来,能逗她们笑吗?”奶奶是个乐天派,看她从不知道啥叫发愁,每天都是笑呵呵的。我们说话声音小的时候她听不到,看见我们笑她也跟着笑,我说你笑啥呀,奶奶说,你笑啥我就笑啥,你笑俺不能哭吧

奶奶的心特别善良,每次当街有要饭的,她都叫我回家拿干粮。她喜欢小狗,不喜欢猫,说狗是忠臣,猫是奸臣。那次我刚到家,奶奶说,咱的小狗死了,于是我俩抱头痛哭,让娘说了我们一顿。奶奶是个闲不住的人,可她从来不砍草,她说自己手大,握不住那一把草,只会砍柴。每年她砍的柴都能堆成两座小山。她砍柴的时候都是我跟着的,去盐碱地,去坟坑子,一大棵一大棵的,很扎手。可她不怕,砍完后用绳子一捆就拉回家,晒干了堆起来。娘嫌扎手,可她老砍,你不烧咋办啊。哥说,你以后别砍了,奶奶说我砍柴壮实,哥说这好办,你砍完别拉到家里来,背着在大街上遛也壮实,于是奶奶就笑。直到她八十多岁,走不动了,才结束了她的砍柴生涯。

奶奶一辈子不认字,连钱也不认识,可她很知足。她喜欢看戏,那时也没地方看,记得最清楚的就是我经常给她唱铁梅的那段,奶奶你听我说,每次唱她可高兴呢!遇上村里演电影的,说书的,我都是早早的搀着奶奶去占地方,有时到几里外去看。

奶奶去世的时候,我正怀着我们老大。本想结婚后把奶奶接到我家好好伺候,可她那时就开始病了,也没去过我家,使我终身遗憾。十几年来,一到烧纸的日子,我和姐姐都回去。村里有个说法,说如果父母健在,我们是不(DOC文档)能回去上坟的,否则对父母不好,如果有兄弟,人家媳妇也不干。娘啥也不信,说你们来吧,也好跟三个姑见上一面。后来父亲得了脑血栓,我跟姐姐商量,是不是咱俩给奶奶上坟上的。所以就有一次没回去,结果老做梦,梦见奶奶,后来也不管了,只要是上坟的日子,就买纸钱回家。好在嫂子和弟妹人很好,从没说过我们。

奶奶,你要是现在活着多好啊,看到你底下这么多的人,一定很开心很开心。你是那么一个爱热闹的人。今天是你的生日,孙女写上几行文字以示怀念。奶奶,您在天国还好吗?哈啊哈……一定不错吧。奶奶,我想您!

推荐阅读:
静寂的园子(巴金散文精选)
秋天的况味(林语堂散文精选)
怯步者笔记(沈从文散文精选)
桃花依旧笑春风(张小娴散文精选)
我与地坛(史铁生散文精选三)

文章标签:现代散文

引用网址:http://www.99dushuzu.com/sanwen/10913.asp

文章来源:第一范文网

版权提示:以上文章为网友上传分享。如上述文章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,或是含有非法内容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