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恋无语

||

《初恋无语》相关好书
好书推荐:琳琅

提笔无言。

几度春秋,几番风雨。时间过去了多久?我一无所知。但那段情却像是昨日发生的一般,那般清晰,历历在目。我无法忘却,也许这一生我都难以忘却,其实又有谁会真正忘却自己的初恋呢?

等到泪流之后,真正坐下来想把这段情写下来的时候,却是无语凝噎。但我还是坚持着写下来了,也许不仅仅只是一种思念吧。

我忘不了那个女孩,那个叫云的女孩,那个我偶然相遇、爱其至深却又最终离她而去的(TXT文档)女孩。她是我的初恋---苦涩而幸福的初恋。

也许还得从上大学开始说起。

大学开始后,我就曾发誓:绝不恋爱!但有时,真的,现实往往会改变许多,我认识了云,但我依然恪守自己的誓言,但事情往往就是这么奇妙,“我不可救药的喜欢上了你”,这是云后来说的。

曾听说“男追女隔座山,女追男隔层纱”,说这话的人真是好厉害,我默允云的爱就足以说明:我是一个脱不了俗的人;而我不敢接受那份爱,我却不知是对是错了。

忘不了那一夜,那一夜,也许注定了我与云的相识……

我也许天生是一个书呆子吧。上大学后,我一直努力地学习,从不舍得浪费一点时间。每晚,我都去那一个对我来说已经固定的自修室,那是一个两层门的教室,人有点少。当然,也许条件是比其它的教学楼的自修室差点吧,因为那也许是我们学校最古老的建筑了。但我偏偏迷恋于那份古老与清静,深陷其中,不能自拔。每晚,吃过饭后,我都会抱着一堆书去,等到必须得离开的时候,才抬起那凝重的脑袋,抱书而归,天天如此。我曾想,我这样是不是太累了?这样累到底是为啥?我找不到答案,心里只有一种声音:你出身贫寒,除了拼打别无他路。

这又是一个很平常,再平常不过的夜,我依然在老地方苦读。不知觉间,要熄灯了。楼下的老大爷在喊着:走了,走了……但不知为啥,我当时竟好像有某种牛劲---只因当时的一道高数题没做出来,我想再等一会儿吧,于是又埋头苦做。不知过了多久,等到万事大吉了,我才抬起如灌了铅一样重的头,收拾一下,朝门走去。第一道门很顺利,可到第二道门时……完了,早锁了。

天啊,怎么办?喊呗~我算没办法了,可喊了几声,没应!唉!谁让自己爬这么高非要到五楼呢?我放弃了,于是想就在这凑合一夜吧,唉!幸亏是盛夏啊……

我回头朝教室四周望了望,可就在此时……我看到了一张带笑的脸,教室里竟还有一个人,呵~竟有同命相怜的,可……我有点担心,担心啥啊?那可是一位女士啊。唉~这要是让人知道我晚上和一位姑娘同在一个教室呆了一晚……我不敢再想下去了,反正已这样了,我回到原位坐下,也许天生的内向,我竟没向那位同学打招呼。

“嗨,你好,我叫浮云,今晚,咱们可真是同命相怜啊。”,很甜的声音,就这样,我们开始了对话,可我始终不敢正面看她。

没多久,熄灯了。

我心里如揣一只兔子般,“咚咚……”直跳,但也许毕竟是夜吧,她看不到我无法形容的满脸苦象。还是她比较开朗,总是找一些话题来打破沉寂。就这样,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,从她嘴里我知道了,她是信控学院的,而我是高材的,我们是一级---都是2000级的。

……

后来不知怎么我就那样迷迷糊糊地睡着了,一个在我一生来说都是奇遇的夜就那样过去了。

第二天清晨,老大爷开门时,我们都屏住呼息,说心里话,我们都不想让别人知道,我们孤男寡女地在一个教室过了一夜,还好老大爷开完外面的门后就走了,我在确信老大爷已走后,才抓起书,很狼狈地走了---留下她一张茫然的脸。

就这样,我们算认识了吧,但我从没想过别的,真的,我的生活还是那样---用心地学习,咽着我早已吃烦的餐厅的饭。但我心里一直有一个疑问:为什么,她那夜也没走呢?

这又是一个夜。

我抱着书,走出宿舍楼门。

“嗨!~”

我抬起有点迷糊的头---她,是她!

一块上自习吧?”

“我们?”

“是啊,我也常去你去的那个教室的,怎么样,一块走吧?”

“哦,那好吧”

一来二往,我们渐渐地熟悉起来……

跟她在一块的日子真的好快乐,我好像感觉自己变了一个人似的,不再那么像一快木头似的,用一个我早已陌生的词说“开朗”了许多。我尘封的心灵在慢慢地打开……

我们常在一块聊天,谈天说地,天南海北,无所不聊。

我跟她说,我来自一个贫穷的小村子,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,是那种面朝黄土背朝天,整年在地里刨食的一类,但父母很支持我的学业,他们常说,我们一辈子没文化,可不能再叫下一代没文化了。母亲常语重心常地说:“娃啊,一定要好好学啊”。没有多少打,没有多少骂,我知道,我得学习,而且要努力地学习!

她静静听着,一双好看的大眼睛就那么盯着我---我知道,她懂我!

说完了,我低下头,一滴泪滚下脸颊。

“浮云,我活得好累……”我有点哽咽。

我抬起头看着远方……

云没说什么,她只是抱紧了我的胳膊,陪我一起沉默……

日子过得好快,我的努力为我换来了一张张的奖学金证书和其它各种荣誉证书。每当我上台领奖的时候,我总是搜寻台下那双眼睛,那双静静地看着我笑的眼睛,我知道,我得奖的时候,云也一样高兴,我每次领奖她都会来。

有人说:当你快乐的时候,你感觉光阴短暂;而当你苦闷的时候,你感觉光阴漫长。也许这是对的吧,时间过得好快,转眼到了快要毕业了。

要走的前天晚上,我平生第一次约了云。

我们漫步在这繁华都市的大道上。

“云,我要走了,是回家乡,我知道我自己,这样的都市生活不适合我”

“走?我怎么从没听你说起过?”

我不想让你知道,因为我知道“自古伤别离”。本来我不想告诉你的,但,我真的很想和你度过最后一个夜晚。

“最后一个夜晚?你走了,我怎么办啊?凭你的成绩,你可以在这里找到一份很好的工作的。”

“可我不能呆在这里,我的梦在家乡……”

我停了一下,看看远方---眩目的都市繁华,别了!~

“你有好的家景,而且你适合都市的生活,我不想……好了,你别孩子气了,我会想念你的。”我继续说道。

“是,我是跟你说过我在城市长大的,你就不能为了我留下来么?你要知道,我是多么得爱你”

“爱?!”我第一次从她嘴里说出了这个字,一阵揪心的痛袭来,我抚了抚胸口……

爱!是啊,其实不知觉间我已经深深地爱上了她,可我不能让她去我们那个地方受苦,我太知道那个地方的贫困了,她会受不了的!~为了她的幸福“别了,我深爱的云”

我捧起她那可爱的脸,一双明眸充满着泪水。“云,我从来没想过爱你,我只是把你当作最知心的朋友啊”,我下意识地抚了抚胸口。

“不,你骗我,你撒谎,我知道,你也深爱着我……好了,肖辉,留下来吧,好么?”

“我明天的车票都买好了,真的……对不起,浮云,你是一个好女孩,你会找到至爱的,我不过是一个貌不惊人的凡人啊”

“可我喜欢啊”

“好了,别小孩子气了,太晚了,我们回去吧,明天我就不跟你道别了,今晚算道别吧”

“走吧,走吧”,云发疯似地跑开,我呆呆地站在那,我知道,虽然我很想,但我不能追上去,我只能滚下几颗泪,在最困难的时候都没流泪的我,今天却……

可没走几步,云停住了。很平静地说:

“我跟你走,行么?肖辉,我离不开你!……”

她顿了顿。

“肖辉,你知不知道,我很早就喜欢上了你,但我搞不懂为什么。为了看到你的身影,我每天跟你在一个自修室上自习,每天晚上我都要等你走了,我才回去,我知道我很傻,可我就是不可救药的喜欢上了你,那一夜,我真的好高兴……”。

我恍然大悟,可我不能啊,于是,我说出了也许连我自己都没想到我会说的绝情的话:

“云,你怎么不明白,我不爱你,听清了---我不爱你---”我吼着---迎着路人惊奇的目光。

云跑了,真的发疯似的跑开了,带着满心的伤,带着对一个也许是美好的梦想的破灭跑开了……

我踉跄地走回宿舍,一开门,舍友都吓坏了。

“怎么了?”老大问

“出什么事了?”老四问

其他人也都以惊奇的目光看着我。

“她走了,真的要走了”我哭叫着,“我的错,我不应该那么绝情地说我不爱她”

也许舍友明白是咋回事了,也许他们不明白,我管不了那么多了。

我又独自一人,到了外面,出门时,老大说“太晚了,别出去了”,我说“太闷了,我没事,让我一个人静一下吧”他们也没再拦我。

就在那夜我酩酊大醉,我想酒会让我暂时忘记一些吧。

一夜混沌……

第二天,老大催我起床“别误了火车。唉,都要走了,终有一别啊”。

泪别舍友,我走进火车。

车窗外,老三说“她会去找你的,爱,是很难磨灭的!~”

我抹了一把泪,“我走了,大家多保重!~”

……

车快开了,然而,就在那一瞬,我看到了---

远处那张泪流满面的脸,还有那形销骨立的身影……

车终于开了,我目视着那个身影越来越小,直至消失在我泪眼朦胧的视线里……

也许结束了,

也许还没吧,

我说不清,

爱,本来就是没办法的事!~

推荐阅读:
静寂的园子(巴金散文精选)
秋天的况味(林语堂散文精选)
怯步者笔记(沈从文散文精选)
桃花依旧笑春风(张小娴散文精选)
我与地坛(史铁生散文精选三)

文章标签:现代散文

引用网址:http://www.99dushuzu.com/sanwen/10831.asp

文章来源:第一范文网

版权提示:以上文章为网友上传分享。如上述文章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,或是含有非法内容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