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次为母亲洗脚

||

《第一次为母亲洗脚》相关好书
好书推荐:婚礼之前,与你告别

晓莹的母亲生病住院了,她在医院里照顾老人家。天气很炎热,晓莹决定给躺在病床上不能动弹的母亲洗个头,洗个澡。

支起病床,让母亲坐起来,捧着母亲的头。成人后,晓莹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母亲。母亲的头上,是班白、干枯、稀疏的头发,没有一丝生机。晓莹倒出一点洗发液,轻轻地为母亲揉搓着,却想起母亲年轻时候瀑布似的秀发,时岁月抹去了母亲秀发上的光泽么?是,也不是。有岁月的吞噬,更多的是母亲将自己秀发上的光泽,输送到她的身上,是她让母亲的头发变得暗淡无华……

母亲的脸上,爬满了核桃般无规则的皱纹,那里记录的是母亲六十余年的欢喜和忧愁。细细地擦洗母亲满脸的皱纹,在晓莹的脑海里却定格了母亲年轻时姣好的面容……

脱去母亲的上衣,为母亲洗澡,母亲那干瘪枯萎的乳房,让我惊呆了!怎么会是这样?!!这是母亲的乳房吗?在晓莹的记忆中,母亲的乳房是那么圆润美丽,如今,却变得……母亲生下了她,她曾经贪婪地吸允着母亲地乳汁,好像母亲有吸不完地乳汁。她含着泪水,轻轻地、仔细的为母亲擦着那松弛地乳房,有一种想重新吸允的强烈冲动!真希望轻轻地吸允一下母亲那干瘪的乳房,让她重新圆润起来……

母亲的手臂,满是突起的静脉,那双年轻时就满是老茧的受,更增添了斑驳的老人斑。那里刻录的就是母亲插秧的场面,打场的经历,洗衣做饭的画面,更多的是为孩子们端屎倒尿的情景。记得晓莹15岁那年,生了一场病,经常将大小便拉在床上,母亲没有半点埋怨,不厌其烦地用她那双受,为她一点点将那些污秽物清除。半夜里,床被晓尿湿了,母亲害怕更换床单时吧她弄凉,就吧她挪到干地方睡,而自己却睡在她地尿迹上……

为母亲洗脚了,晓莹握着那双小脚,就像握着两段坚硬的石头,那皮肤,没有半点弹性,干硬变形的脚趾,拉都拉不直。她问自己:母亲就是靠这双脚,为我奔波了几十年么?我真想握(DOC下载)着母亲的脚痛痛快快地哭一场!

为母亲洗好了,扶老人家躺好,晓莹含着泪注视着眼前这位瘦小的母亲。同病室的另一位老人对晓莹说:”孩子,你真孝顺。”她摇摇头,愧悔自己平日没有给母亲应有的关心。

想想她自己对待自己的孩子,那可真时无微不至——夏天,担心她热着,晚上停电了,宁可自己满头大汗,也要位孩子赶扇;冬天,担心他冻着,夜晚一定要起床好几次位他盖被子。还怕他吃不好,玩累了。一旦孩子生病,那就更象热锅上的蚂蚁,浑身不自在,恨不得让孩子的病转到自己身上。母亲对待她,又何尝不是这样?晓莹一边想,一边凝望着母亲,如果一对待孩子十分之一的心来对待父母,那自己就是大孝子了!

晓莹坐到病床前,握着母亲的手,轻轻地与母亲说话,满脸病容的母亲浅浅地笑了……

推荐阅读:
静寂的园子(巴金散文精选)
秋天的况味(林语堂散文精选)
怯步者笔记(沈从文散文精选)
桃花依旧笑春风(张小娴散文精选)
我与地坛(史铁生散文精选三)

文章标签:现代散文

引用网址:http://www.99dushuzu.com/sanwen/10546.asp

文章来源:第一范文网

版权提示:以上文章为网友上传分享。如上述文章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,或是含有非法内容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