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为轻阴便拟归

||

《莫为轻阴便拟归》相关好书
好书推荐:匯軟栖郭和怜画

昨晚与安兴约好,今天跟他们一块去blackpool玩。早上睡到自然醒,窗外是阴云密布,凉风飕飕。看来今儿个又是一个坏天气。真奇了怪,前天本来他们约好来兰卡玩,天不作美,另加上小赵老师心情不爽,害得早早跑去车站迎候的我,在凉风中苦等半小时。

两次约会,尽是坏天气,若是占上一卦,肯定是不宜出行不宜约会之类的话。迷信倒可不信,但看着外面的天,心里直犯怵,脚迈不出门。blackpool可是海边啊,要是真的下起雨来,风雨交加,哪儿还能寻得半点乐趣?想起二月份跟朋友去morecambe海湾那次的凄风苦雨,至今后怕不已。

还是不去了吧。心里这么想着。

打开电脑,在msn上碰见了赵,赶紧告诉她,我不想去了。她开玩笑说,好的,这次我们算扯平了,上次我们爽约,今天你爽约。

不想去的原因还有一个,blackpool是一个小地方,虽在海边,但听去过的很多朋友说,那地方没什么好玩,不去不后悔的。现在的房东就住在blackpool,曾问起过他,那地方好玩不好玩。他很不屑地说,不好玩,我是在那边工作,只能住那边,要不是这样,我肯定住兰卡来了。此言可信亦不可信,他长住那边,哪儿还有半点风景可言。而且他是英国人,没准还有文化差异在起作用。生于斯长于斯,虽然说“谁不说俺家乡美”,但那是情感和道义层面的东西,若从科学和审美层面来说,“熟悉的地方无风景”,这句话才是真的。

英国总体给人的印象很美,但那是袖珍式的美,不是那种大器和多样的美。英国是岛国,弹丸之地,坐火车从南到北不到十个小时,东西方向就更短了。面积跟中国的一个省差不多,各地自然风光大同小异,建筑风格相差无几。上个月去苏格兰高低游了近一周,去了爱丁堡、格拉斯哥,去了inverness,去了出水怪的loch(好书推荐)ness(尼斯湖),还去了有些英国朋友都没去过的isleofskye(天空岛)。海看了,湖游了,苏格兰高地的湖光山色确实美得令人震撼。那山那水,还有那悠扬的风笛和吹风笛的穿格子裙的苏格兰男人,如胶片样刻在脑海中。回来后一直不敢动笔写那一周的游记,生怕自己有些呆滞的文字载不动那段美轮美奂的记忆。

南去过伦敦伯明翰牛津,北去过爱丁堡尼斯湖格拉斯哥,威尔士去了康威,算是到此一游。足迹可谓是踏遍了英伦三岛。要说印象,也就苏格兰高地给了我异样的惊奇。但谈及整体感觉,能说的恐怕还是那句,英国实在没什么好玩。或许是看得多了,出现审美疲劳的缘故吧。

所以一个小小的blackpool不去也罢。

正在心游四极之际,msn传来赵的埋怨,你不去,安兴也不去了,下次再也不跟你们出去玩了!

这是我始料不及的。只能道歉。安兴去过,猜想,他可能是想陪我去一次,我不去,天气又不好,他也懒得动了。

不过,他们最终还是去了,很不巧,今天果真下雨,不知blackpool的海边冷否?他们是否玩得开心?

一天坐在书桌前,负疚不已,惶恐的原因有二。拂了他们的邀约,搅了大家的兴致,心中不安,此其一。其二,为自己又一次轻信而自责。对blackpool的印象完全是听凭他人的评价,人云曰云,没有自己的判断。没准自己眼中的blackpool是完全不同于他人的另一种景象。所谓智者乐水,仁者乐山是也。

生活中的我们有太多这样的时候,活在别人的话语中,活在别人的看法里。给一束阳光,你便灿烂;吹一阵冷风,心便颤栗。

扪心自问,有多少时候我们能真正摆脱别人的话语,活出真实的自己呢?

一件生活小事,写到这时,变得沉重起来了。

想起张旭的《山中留客》,诗中写的是劝导别人莫见风就是雨,别轻信,要自己思考。真正的美景在云深之处,在那里,纵然晴好之日,空山幽谷白云深处,云雾氤氲水汽蒙蒙,难免打湿衣裳。但不登高山探幽谷,又怎么能体验那种满目生机引人入胜的山光物态呢?

我今天是不是犯了“为轻阴而拟归”的错误呢?赵老师他们冒雨前往,一定别有一番意趣吧。他们此行虽没有到入云深处,但沾衣是肯定的,斜风细雨应该不能打湿他们的游兴,反而会添不少的雨趣吧,但愿他们能乘兴而去尽兴而归。录诗于此,算是弥补一下心里的不安吧。

山光物态弄春晖,莫为轻阴便拟归。

纵使晴明无雨色,入云深处亦沾衣。

2007/5/8凌晨于兰卡

推荐阅读:
静寂的园子(巴金散文精选)
秋天的况味(林语堂散文精选)
怯步者笔记(沈从文散文精选)
桃花依旧笑春风(张小娴散文精选)
我与地坛(史铁生散文精选三)

文章标签:现代散文

引用网址:http://www.99dushuzu.com/sanwen/10542.asp

文章来源:第一范文网

版权提示:以上文章为网友上传分享。如上述文章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,或是含有非法内容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