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花的姿势凋零

||

《以花的姿势凋零》相关好书
好书推荐:澄衷蒙学堂字课图说

以花的姿势凋零

文/宁子

(一)

这是她55年来第一次到机场,将要见到真的飞机。之前,她只坐过大巴和火车,都坐得不远,不过是从我和她的家坐到一百公里外她的妈妈家。后来她的妈妈不在了,她再也没有出过门。

所以一到机场,她就一直紧紧跟着我,我办事情放开她手的时候,她就拉住我的衣角--机场太大了,又有诸多出进口和脚步匆忙的旅客,她有些慌张了。

登上飞机,她左顾右盼,小声嘀咕,不大嘛,电视上瞧着好大……安置她坐下,她说跟汽车差不多。

飞机在跑道加速的时候,她还好,起飞的刹那,她明显紧张,一下抓住我的手背。我抽出手来用力拥着她的肩膀,对她说别怕。

她抿着嘴唇眼睛盯着前方,不敢再说话。

是好天气,10月,阳光灿烂,天空湛蓝,云卷云舒。她瞧了半天,然后像个小孩子一样开心起来,真好瞧啊,云彩都在半腰上。她又低头朝下瞧,忽然大喊起来,麦冬,你瞧云彩下面有房子,都像小火柴盒……

旁边的乘客瞧过来,善意地笑,她意识到失态,不好意思地瞧着我,脸红了。我给她要了一杯果汁,她爱喝果汁,说颜色好瞧。

(二)

WOMEN的目的地是西宁,近两个小时的航程。她年轻时曾在青海待过三年,在一个县城的回民中学教书。那时候,她二十岁出头,是个年轻的姑娘。离开后,就再没回往过,已经二十几年,她说,那时候三年就回过一次家,要坐两天的火车呢……现在,两天变成两个小时,她也从年轻姑娘变成了中年妇人。

大学同学在机场接到WOMEN,车子到达西宁市的时候,已经是黄昏。同学邀请住在家中,我拒尽了,带她往了青海饭店。

她从来没有住过酒店,喜欢白床单和洁净的地毯。我要了双人床的那种房间,我要和她睡一张床,从那一天起,我就决定了要一直和她睡一张床。

安置好了行李,我让她小睡一会儿再吃饭,她说太兴奋,睡不着,于是简单洗了澡换了WOMEN出发前我新给她买的大红色毛衣,我带她出往转转。

她对西宁最深的印象是东西大街和路口的民族商店,说那时候她往西宁,一定要往民族商店瞧瞧。

可是带她出来,她还是如同到了一个完全生疏的地方--这些年城市变化太大,她想不到曾经落后简单的西宁,现在也已经是繁华的旅游城市了,有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,灯红酒绿的夜晚,在10月已经冷冷的晚风中穿着短裙招摇过市的姑娘……好在民族商店还在,依旧在出售她曾经喜欢的一些商品,回族女子的头巾、躲刀、彩色的帽子……

给她挑了一顶帽子和躲银的手链,帮她戴上,她的脸上又露出羞涩的红润,但是没有拒尽,她只问我,好瞧吗?

我说好瞧。她年轻时候是个漂亮姑娘,现在有点老了,眉目还是清秀的。穿了红毛衣,头发刚刚烫过,瞧上往年轻好些岁。

带她吃了手抓羊肉。也许是一直在兴奋中,她的精神瞧上往好许多,胃口也不错。

反倒是我没有胃口,一直瞧着她吃。

她有些变了,这些天,忽然变得豁达起来,不再是以前那个斤斤计较着过日子的妇人了,不再总是对我说“钱不好赚,要一分钱掰成两半花”了。我告诉她崔永元说“现在一分钱就算不掰开也没地方花了”时,她哈哈大笑。她说这小子,就是鬼灵精。

她喜欢崔永元。

(三)

瞧她精神好,我决定和她到饭店四周的夜市转转,那是挂满红灯笼的烧烤街,很长,很繁华。

她喜欢那些红灯笼,那么多,一排排亮着。

在最多的一片红灯笼前,我给她拍了几张照片,她的红毛衣和红灯笼相互映衬,非常好瞧,甚至有喝到微醺的大眼睛高鼻梁的小伙子偷偷在她背后抢镜头,她察觉到,回过头跟TAMEN搭讪,一个小伙子喊她美女,她说,我是美女她妈。

WOMEN都大笑,她也笑,以前她不太爱开玩笑,生活太狭促,那么多年,她只顾得一门心思埋头带我朝前赶,没有时间和心情来闲散。而现在,她似乎一下释放出来,什么都可以放慢,什么都可以不管,只往享受这些平凡的快乐。

晚上9点半,她瞧上往依然意犹未尽,但是她的确应该休息了,我告诉她WOMEN有许多许多时间,明天再来。

她说对,还有时间。WOMEN坐上了出租车回酒店。

那天晚上,直到听到她睡往,很久,我一直醒着。

我知道这些年,她真的很累。

在被子底下,我轻轻伸过手环住她的身体,把脸靠在她温热的背上,没有哭,心一下一下跳跃地疼痛着。

她似乎在睡梦中感觉到,握住了我环着她身体的手。

(四)

在西宁市待了两天后,我借了同学的车带她往了青海湖。在路上,我跟她讲现在青海湖的旅游,环青海湖自行车赛,而她,却给我讲许多年前青海湖边搭起的那些漂亮的帐篷,在每一年的七月,那些情窦初开的躲族女孩,那些偷偷在夜晚潜进帐篷的年轻男子。然后,在那个季节过后,很多躲族女子就做了母亲,来年,青海湖边就有了许多可爱的小孩子。

其中也包括我?我放慢车速,转头瞧了她一眼。

她摇头。不,你不是,你是青海湖里的小鱼仙。

我笑起来,在她眼里,也许我一直都是一个小仙女,所以从小到大,她再节俭,也要我留长发、穿彩衣、弹钢琴、跳舞蹈……而她自己,却为了小仙女从一个年轻姑娘孤单地慢慢变老……

6年前,我大学毕业找了工作,竭力鼓动她找一个男人。却没想她竟然很骄傲,她瞧不上那些身边的男子。现在,TAMEN不挑她了,反倒是她开始挑TAMEN。

结果挑来挑往地瞧不上眼--因为这样,她反倒不责备我一直和她一样挑,眼瞧三十了还是一个人。不过工作后还是答应了她要给自己攒一份丰厚嫁妆的,我知道,她也在给我攒。她说,女人有经济才更有底气,最起码不能靠男人养活。我听了她的,工作6年竟然快攒到了6位数,她也是--我工作后,她负担轻了,开始攒钱。WOMEN像一对财迷的女人喜欢在一起晒存款,直到,她因身体不适做常规检查,被查出肺癌。

我没有瞒住她,她太清醒敏感,或者她一直有所防御--我不曾谋面的外公死于肺癌。她知道有些东西会躲在血液里。但是,她说,麦冬你别怕,你不会受影响的,我不会把这些不好的遗传给你。

由此我才知道我的身世--我是她在青海湖边捡到的一个不知为何被遗弃的躲族小孩,那年,她25岁,正要离开青海回中(三余读书)原的家乡,那是她在离开前最后一次往青海湖,和她喜欢的湖水和翱翔于湖面的飞鸟离别。

那个年代,一个未婚姑娘带回了一个小孩,她没有结婚,也许中间有过男人,我不知道。在我的记忆里,WOMEN的生活中只有我和她以及走动不多的亲戚。到后来,只剩了我和她。

--一下就崩溃了,不是因为知道身世,而是因为心疼她。医生,一个多年来和WOMEN走动不多的她的朋友说,不要做手术了,否则结果可能会更糟。

她理智地认同了这样的结果。

可是,许久不联系的亲戚们却蜂拥而至,TAMEN坚持让我带她住院,做手术,TAMEN都在告诉我她曾经为我付出了什么,现在,是该我报恩的时候了。

连邻居都频繁上门。

但是我,定下心来,我相信医生的,我知道我该做什么才是对她最好的爱。

那天,我对她说,妈,咱们不在医院里,我带你出往走走。

她想了想说,好。又说,我想先回青海瞧瞧。

(六)

我辞了职,把银行卡里所有定期转成活期。我要花掉所有的钱,带她往那些她一直向往却不曾到过的地方,还有,她不曾穿过的华衣不曾尝过的美食……医生说,她还有半年的时间。我需要做的事情很多。

她没有拒尽我的安排,忽然之间对我顺从起来。然后在我和她离开之前,她的弟弟--我的舅舅给了我两巴掌,说她养了一只白眼狼。

白眼狼红肿着半边脸,义无反顾地带着她往了机场。

这是她人生最后的时光,我天天晚上睡在她身边,和她一起吃饭,一起走路,一起洗澡……每一分钟都守在一起。WOMEN往了许多地方,青海、大理、海南、杭州,天天拍许多照片,找到网吧上传,清空了相机里的卡,继续拍。

她穿着彩衣在所有的镜头前对着我微笑,像一朵花最后的盛开。

她说,麦冬,我热热闹闹地花了你的钱,热热闹闹地跟你过了这段日子,该享受的都享受了,以后我走了,你不用太悲伤,好不好?

我紧紧抱住她,我说好。这是她给我最后的爱--不拒尽我对她最后的付出,也不在医院里徒劳地和死亡艰苦抗争,承受疼痛折磨,而是微笑着在漂亮的景色中以花的姿势凋零。(更多美文尽在三余读书网)

文章标签:励志故事

引用网址:http://www.99dushuzu.com/lizhi/2071.asp

文章来源:励志一生

版权提示:以上文章为网友上传分享。如上述文章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,或是含有非法内容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