什么样的能量才能支撑一个人走过人生的低谷和迷茫

||

《什么样的能量才能支撑一个人走过人生的低谷和迷茫》相关好书
好书推荐:受欢迎的社交艺术

什么样的能量才能支撑一个人走过人生的低谷和迷茫

文 / 风沙星辰

对于像我这种人来说,假如不出意外,注定会穷困终老,在饱尝生命漫长的艰辛,度过茫然的一生后被历史碾成尘埃,为这个我自己都无法证实我曾经来过的世界增添一抔黄土。

我是一个没有父母的人,从出生起便不知道我的父亲,至于母亲,在她为我找了一个台湾的后爸后,我便一直只能在外人面前喊她阿姨。

在人生的二十一年中,我不曾有过母爱,不曾有过父爱,更不曾有过家。读初中前,我一直被我妈寄养在亲戚家,此后,我妈和我两个同母异父弟弟随我后爸一起搬往台湾,我便被孤零零的遗弃在这一片土地,被奶奶养大,直到我上大学。

在这样的故事背景下,我的命运似乎已被注定,没有前途,自身自灭,确实,我的人生一开始似乎是朝着这一条路走的。

我的小学是在网吧中度过的,那时候最常做的事便是偷家里的钱,然后跑往网吧,一呆几天几夜。我是学校最头疼的学生,经常打架,逃课,但即使这样,我的成绩依然很好,老师对我也无可奈何。

上初中后,便更加无所顾忌了。天天和当地的小混混一起,上演着一场场所谓的“兄弟义气”,打架,找学生要钱,逃课。当时,我会觉得不读书是一件多么自豪的事,在初三的某一天,我在本该往学校的时间走进网吧,然后决定不往学校了。但庆幸的是我的成绩一直很好,老师后来天天跑到我家里来拉着我往学校,一直苦口婆心劝我往学校,说这么好的苗子不往学校浪费了。就这样被班主任天天来家里纠缠了一个多星期后,我又回到了学校。最后,我勉强的考上了一个不算好也算坏的高中。

我本来就不曾想过我会上高中。那个对未来一片迷茫的,最大的愿瞧只是在家乡的小镇上开一个网吧的少年,还不知道读书对于TA生命的意义。上高中后,我变本加厉的调皮,高中的第一个学期,天天晚上便翻学校的围墙往网吧上网,白天便爬在课桌上面呼呼大睡。有一天太无聊,和一个狐朋狗友比赛撕书,WOMEN拿起桌子上的课本,一页一页的撕,瞧谁能把一本书最快撕完,现在回想起来,我已无法理解当初这个荒唐的举动。第一学期期末,我很正常的考了WOMEN班的倒数第一,期末考试过后,学校要组织补课,我直接在请假条上写:不读了,忘批准。班主任瞧了一眼,在上面签了名字,我收拾好行李,大摇大摆的走出学校。后来我姨妈非得要我往学校读书,即使是玩也得往学校玩。于是第二期我从重点班直接换到了普通班,因为我觉得普通班会好玩一点。

但我慢慢的觉得我的生命少了点什么,我开始觉得不甘与恐慌。当我瞧到姨妈和姨爹对我表弟无微不至的关心时,当每次快放假我听到四周的同学都脱口而出对家的想念时,当过年时别人都穿着父母买的新衣服,而我只能穿着我表弟的衣服时,当老师要WOMEN写作文描写几件父母让自己最感动的事时,当大人们都以一种怜悯的眼神瞧我时……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。我终于明白了,原来我只是一个处在世界边缘的孩子,我正在慢慢的被这个适者生存的社会遗忘和淘汰。

在荒废了十几年的青春后,我知道了我和四周同学的差距,我和其TA人,并不在一个起跑线上,我必须非常努力的往追赶,往追赶。

我和我的表弟一起考取了大学,TA的父母宴请了所有的亲戚,表弟收到的红包够我一年的学费和生活费,然后TA的父母举全家之力送TA到学校,而我,则独自来到一个我生疏城市,拖着行李箱,走进大学的校门,紧紧的拽着我妈妈再三抱怨后才给我的学费。

上大学后,我表弟的父母给TA买了房子和车子,而我的母亲却总是对埋怨,埋怨我十八岁后不该再找她拿钱,于是我对她说,我大三后,不会在找你拿一分钱。此后,我做过各种各样的工作。

有一年,我跑往工地装修房子。WOMEN在郊区给富人装修别墅,那段时间,天天顶着四十多度的高温,不知倦怠的在一幢幢精致的府邸里抹水泥,刷防水,累了便随便拖一块木板,倒地而睡。那一阵子,我装修了很多栋别墅,只是那年的我,不敢往想象拥有这样的别墅。

我曾往代工厂工作,冷假对我这种无家可回的人来说,只能算是一种折磨。有一年冷假,我独自一人跑往苏州打工,我怀揣着仅有几百块钱,毫无畏惧的跑往一个生疏的城市,找到一个在流水线上工作的岗位。我天天的任务便是站在同一个地方,十几个小时的重复着同一个动作。因为我被分配到了夜班,于是只能天天晚上工作,白天休息。工厂安排的宿舍没有热水,下班后,不管多大的雪,多冷的天,我只能用冷水洗,然后钻进潮湿而单薄的被子,冷的瑟瑟发抖。事实证实,人的生物钟一样养成,是很难很难调整过来的,上夜班的那一个月,我几乎没有睡过觉,因为白天根本就睡不好。我现在依然很诧异我当时是如何用仅有的几百块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