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穷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钱的?

||

《一个穷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钱的?》相关好书
好书推荐:修心三不

一个穷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钱的?

文/李松蔚

2010年,文野31岁那年,买房后第二年,完成了“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转变”。

这一年,TA在心里对自己的定位,从穷人变成了有钱人。

“一些人哪怕有钱了,心里也永远甩不脱穷的影子。”这是我曾经在《阶段性胜利》一文中提出的现象,生活中随处可见这样的例子。但WOMEN也必须承认有另一种情况的存在:过往是穷光蛋,艰难困苦玉汝于成地一路奋斗,终于成功地脱离了穷人阶级。这种逆袭故事今天在网上俯拾皆是,为广大尚未脱贫的网友喜闻乐见。

但这一过程所需要的,不仅仅是财务状况跨越某一个门槛。

作为心理咨询师,我对于这一过程尤其好奇。它反映出的是一个牢不可破的信念——对负面图式的长期认同——发生了根本性的扭转。这真是不可思议!假如你曾经尝试改变一位减肥者,让她相信自己“已经很瘦了”,你就知道这有多难。

我现在要写的故事就是这样一位完成了双重转型的“逆袭者”。TA是第二位与我约谈的网友,男性,35岁,谈话目的是“愿意公开自己的人生经历,让更多人从中吸取正能量”。TA同意我将这一段谈话内容登出。文野是TA本人要求的化名。

WOMEN在一家咖啡馆见面,谈了一个多小时。其中大部分时间是文先生讲述TA不平凡的奋斗历史,老实说,有点沉闷。作为亲历者本身,自然每一处转折都觉惊心动魄,但网上同类的故事实在已有些泛滥,文先生的经历并没有多少特异之处,听来颇觉审美疲惫。说句抱歉的话:一听开头,大致就能想到结尾。刚到北京时如何,后来如何,现在又如何,无非是虎落平阳,咬牙坚持,尽处逢生,时来运转诸般桥段。——这段谈话是年前的事,到我写文章的这个时候,已经有许多细节没印象了。

真正让我感到爱好的,是TA在2010年发生的那场转变。

TA在前一年买了房,花光了TA多年来的全部积蓄,背负了少量的公积金贷款。那时TA当然已经不是一个穷人。但TA打完款,瞧到自己重返三位数的账面余额时,仍然感到如坠深渊的眩晕。这种眩晕,我很熟悉,是深烙在一个穷人心底的恐慌。

“我买第一套房的时候,朋友都祝贺我,说行啊,这下你不用愁了,房子都买下了。我心想:屁!你TA妈的站着说话不腰疼,瞧我没钱了,还说风凉话。”

而到2011年,TA就辞了职,用房子抵押了一笔钱,跟人合伙创业。

“那时候老大也就几个月,老婆有点产后抑郁,心理压力大,不敢跟我说,半夜偷偷抹眼泪。丈母娘都来劝我,说这样对奶水不好,让我缓两年。我就跟老婆谈了一次,算了一笔账。我说现在这份工作辞了,但是这个薪资水平的,我随时都能再找。一年旱涝保收,这个数总是没问题的。所以投进这笔钱你怕什么?大不了我回头工作三年补回来就是,这风险我承担得起。千金散尽还复来,我心里不是没数。”

(具体数字我记得不清楚了,大概是年薪三四十万,投资了一百来万吧。)

这番话让我极为震动。我想,我听到的恐怕是这段不平凡的人生经历中,最不平凡的一段!仅仅不到两年的时间,一次置业,一次创业,在钱上的态度就有了天壤之别。一个穷到骨子里的穷人,过了短短两年,就敢于一掷千金,胸有成竹。——这得中了多大的彩票才培养出这样的底气?我来了兴(好书)趣,问TA那两年发生了什么。

TA说就是老婆怀孕,生孩子。事业方面并没有显着的变化,也没有飞来横财。

“但是你似乎一下子有信心了很多?”我问。

文野思忖片刻:“有吗?可能吧。我就是觉得自己其实挺能挣的。”

“觉得”这个词用得很贴切。我是一个穷人呢还是一个富人?这不完全是一道客瞧的数学命题,倒不如说更接近于一种主瞧感受。有的人年收进超过百万,还觉得离财务自由远远无期;也有人明明还欠着(投资人)一屁股债,却自我感觉坐拥金山银山。这个世界上不乏存款百万的穷鬼,也有住出租屋吃盒饭的霸道总裁。——与WOMEN通常想象的不同,一个人并不会随着TA财富或收进能力的简单增长,就可以水到渠成地将“屌丝”的帽子扔掉,换上“高帅富”的金字招牌。感受的转变另有玄机。

我问TA“挺能挣”的感觉是怎么出来的。

“明摆着的事实啊:我那时候一个月的薪水就有两万多,还不算项目提成。在当时就算是很能挣了。这都是我脚踏实地干出来的。”文野显然没理解我的意思。

“问题是,09年你买房的时候,收进差不多也有那个数量级,对吧?”

文野点头:“稍微低个百分之十的样子,差不多。”

“但那时候你还很心虚,瞧到存款没了会很焦虑。你没觉得自己能挣。”

文野回忆09年(包括之前)的心态。没错,那时TA还是一个穷人。收进虽然也不低,但是钱都存进银行里,多花掉一点都心疼。只有在瞧到账面的数字增长时,才会感到沉甸甸的一阵安心。“可能因为那时没买房吧,心里没底。”TA说。

但我认为不止是如此。就拿买房这事来说,那时有很好的机会,TA只要申请多一点的贷款就可以早一年买房,但TA没有行动,白白让房价涨了不少(换作现在,TA尽不会错过08年的时机)。嘴上说存钱是为买房——道理上也确实如此——但从行动来瞧,已经具有了购房实力,却还是一拖再拖,攒了又攒。我觉得,这就不能说因为没买房而心里没底了,倒是因为心里没底才不敢买房。说到底,还是“穷”。

这么说起来,文野也感慨:“还好09年出手,要是再拖一年,就买不起了。当时就是头脑一热豁出往了,房价开始上涨了,不买不行。这样逼了自己一把。”

TA想起来了,刚买房的那一段,日子很不好过。天天都在担惊受怕。

怕什么呢?文野笑着摇头:“都是一些很蠢的想法,没有逻辑。”

但对于这些“没有逻辑”的想法,我格外有爱好。按照认知治疗的理论,WOMEN每个人都生活在各种“没有逻辑”的假设和信念中,区别只是WOMEN在多大程度上能意识到,WOMEN可以不必受其摆布?在我的再三要求下,文先生颇为不好意思地说:

“我那时候就觉得,手头要是没有五位数的存款,就会碰到什么危险一样。”

TA端起咖啡,自嘲地笑,努力掩饰住自己的尴尬。我没有笑。我觉得这个想法一点也不“蠢”:就在几年前,我自己也会这么想!我也是穷人出身。我猜很多穷过的人,都曾经有过类似心态。仿佛身家性命都系在那个数字上,稍一牵动就心惊肉跳。不敢消费,也不敢投资。当然,理智上知道那不是真的。但由不得理智做主。

“我明白这种想法。我读研究生的时候,靠杂七杂八的兼职养活自己。钱挣得不少,但总是不敢花。我会担心:万一存款花完了,又找不到新的工作,那岂不是会饿死?安全起见,我必须留足三个月的生活费才行。那是我给自己的缓冲期。”

文野眼睛一亮:“没错!对我来说起码要半年!”

WOMEN哈哈大笑。突如其来的共喊让文野放松了不少,似乎碰到了同类。在彼此的启发和附和下,WOMEN又找到更多相似的,穷人特有的,“没有逻辑”的信念:

“每个月都有花钱计划,一旦超出计划一点就感觉要完蛋。”

“挣到钱总觉得是这段时间运气好,总担心以后不可能这么顺。”

“所以也没有胆量贷款。万一哪一年断供了怎么办?”

这时候我才隐约地接触到那个原来的TA。那个二十出头闯北京,不舍得租房,只得在单位里沙发上过夜的穷光蛋。从一见面开始,文先生就是一个神采奕奕的商务人士,笑脸暖和,待人得体,举手投足中满是自信。这是一个被命运眷顾的人。虽然TA反复提到过往的落魄,但直瞧感觉上,我还是无法把TA和“穷人”联系起来。

TA现在完全理解了我说的转变是怎么回事。TA说:多亏了那一年买房。

“你才会真正发现以前担心的东西,根本是不存在的。”

有一个寓言说:一只鸟从小被关在笼子里长大,后来就算出了笼子也不会飞。因为在它的头脑中,已然有了一只瞧不见的“笼子”。照这个比喻,这只鸟当真想飞起来,就必须先尝试着突破“笼子”的屏障。拿自己的身体,甘冒风险,小心翼翼地,闯荡想象中的禁区所在。舍此别无TA途。在认知治疗中,这喊做行为实验。

所谓行为实验,就是在生活中,把WOMEN原先坚持的信念变成一个假设,再尝试以实验证实或是推翻。譬如有人以为:我做事必须一丝不苟,别人才会喜欢。——真的么?不妨做一个实验:故意犯一次错,瞧瞧结局如何?一试之下,许多不合理的信念自然就会土崩瓦解。这道理说来简单,实践起来却极为不易。首先,实验设计必须暖和,小步试探,就像整个人跳进温泉之前,需要先拿手试一下水温。其次,实验设计要有针对性,找准心里最真实的惧怕,针锋相对地发起挑战。令狐冲破冲虚道长的剑招,认为“要找出破绽,只能直击最强的一点”,颇有相通之处。最后,也是最重要的,就是这实验必须亲身尝试,亲力为之。TA人的经验无法替代。哪怕信誓旦旦地保证:“这件事大家都试过了,结果千真万确!”甚至理智上已经洗脑成功:“我知道这个信念错了,就不用再试一遍。”——从行为改变的角度瞧,全都是无意义的。令狐冲那时不能冒着绞断手臂的风险,直刺剑圈中心,就不能产生切身的感悟。

所以文野是在情急之下,开启了一场“失往存款会怎样”的实验。

像是被猝不及防地扔到一个生疏地带。好在TA发现自己担心的事一件也没发生。

最严重的时候,TA感觉自己已经岌岌可危了。TA的存款一度跌到过三位数。但还好,等到发薪日TA就活了过来。什么危险也没有碰到——说来可笑,就这么点破事,折腾了TA三十年,本质上荒谬得让人失瞧。但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TA对于金钱的感觉发生了变化。TA开始意识到自己“挺能挣”,开始客瞧地评估自己的经济能力,开始买一些自己原来不会买的东西。一次又一次地,TA还会因为存款上的波动而困扰,但程度已经越来越轻,而愉悦的感觉日渐增强。TA逐渐开始觉得,钱本该是一个流动着的东西,唯有运转起来才能产生价值,存款太多反倒说明不能物尽其用。

行为实验一旦开始,哪怕只是最暖和的一小步,也会逐步自我强化,构成一个正反馈的循环。文野的例子刚好说明了这一点。不到两年的时间,TA已经很难理解自己最初究竟在焦虑什么。TA最后一次逼自己,是2010年底买车(北京实行摇号前夕),财务状况再度陷进冰点。但TA已经有过一次经验了,这一回很快就振作起来。这让TA更加明确了对钱的态度。之后不久TA就创了业,后来又贷款买了一套房。

TA创业了两回,中间又工作了一年。现在TA仍然没多少钱——以存款和现金流而论。“有吃饭的钱就够了,买东西刷信用卡”。TA有两套房,有自己的公司,还在不同的项目里拥有不少股份,其余的资产则以股票、信托、比特币等形式存在。“没统计过值多少钱,算个总数也没意思。”我问TA:“一千万应该是有的吧?”TA笑笑:“光两套房子就一千万了。”对于一个依靠存款的人,这是无法想象的数字。

我当然不是说,文先生的发家全是因为产生了心理上的突变。在这篇文章里,我没有写到TA的勤劳、坚强、隐忍、聪明、老实、以及经验技术,包括这个时代提供的各种机遇。这些才是TA赚钱的根本。但是另一方面,这些赚到的只是客瞧的钱。一个占有大量金钱的人,却未必一定能“有”钱。我瞧过一篇报道,说中了彩票的穷人很多,能改变一生财运的很少。因为TAMEN没“有”钱。这里的“有”不是占有,而是把握,是如臂使指的灵活运用。把钱变成工具,变成盟友,变成帮忙赚钱的奴仆。

穷人永远被金钱驱使,而有钱人则可以驱使金钱。在我瞧来,这中间的分界线,不只是挣钱多少,也在于这个人和金钱的关系。回到文章题目里的问题:一个穷人从什么时候开始有钱的呢?我的回答是:从TA和金钱的关系开始转变的时候。

对文先生来说,就是TA咬牙买房的时候。那是TA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有钱。(更多美文尽在三余读书网)

文章标签:励志文章

引用网址:http://www.99dushuzu.com/lizhi/1559.asp

文章来源:励志一生

版权提示:以上文章为网友上传分享。如上述文章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,或是含有非法内容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