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就是想再努力看看

||

《我就是想再努力看看》相关好书
好书推荐:一本书读懂商业常识

我就是想再努力瞧瞧

文/飞行官小北

回北京第二个年头了。我不是北京人,之所以说回,是因为这是我第二次决定留在北京。第一次是来念大学。上高中那会,我莫名对北京着了迷,一二本共八个志愿都填了北京,学校无所谓,北京的就行。后来我琢磨明白了,我对北京着迷,是因为地铁。我之前没见过地铁,上初中那会来过北京,第一次见。我仍记得是二号线的朝阳门站,我站在黄线外,地铁开来,风就起来了,我就是因为那股地铁带过来的风对北京着迷的。

那股风太快了,太现代了,太时尚了,简直像电影里的情节。

再次回北京是前年的十二月,到现在整整两年了。这次回北京的原因没那么少年,反倒有些老性:我在南方活得不顺利。除了工作没着落,朋友没几个,积蓄也用完之外,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,那边的气候让我隔三差五就生病。我本打算再撑一段时间,姐们喵喵却在我某次发烧烧得死往活来时打来电话,说我太惨了,非让我回北京。一个恍惚,一个软弱,我就坐上了回北京的飞机。这一回就是两年,快得像那股地铁带过来的风。

其实走出学校后的这几年,我自己是没意识到我惨的。即便是在南方,我发着高烧,哆哆嗦嗦往四周的711买一份加肠的车仔面,盘腿站在行李箱前的时候。回北京后的这两年,在朋友的帮助下,我自己的努力下,生活逐渐顺利起来,我就更没觉得我惨了。直到一位前辈说了一句话。

这位前辈之前想跟我合作来着,让我帮TA写个故事,让我带着以前写的东西给TA瞧。结果TA不太满足。TA说风格不太适合。我说没关系,说以后有其TA机会,要考虑我呦。其实我没觉得怎么样,当然有失落,但在合理范围内。过了大概有一个礼拜,我都忘了这茬了,前辈忽然在半夜四五点发来微信。我一瞧,失眠了。

TA说真希奇,这几天总睡不着觉,你不符合我的需要也是理所当然的,但我为什么就觉得对不起你了。我说,我没觉得受伤害啊,你想多啦,不过也不至于“理所当然”吧,做人不要太坦诚嘛。TA又说,可能就因为是你吧,我总觉得你不该过这种奔波操劳的日子,我总觉得你该过得更好。我说那你给我打钱吧,我把支付宝账号给你。

也不知为什么,现在已经不能跟人好好说话了,总要扮出一副“我没事啊我很好啊哈哈哈”的样子,或许是不想让自己显得脆弱吧。细想一下,这种伪装又是有必要的,究竟流露脆弱是件自取其辱的事,因为除了父母,没有人会真正在意你的苦难。可父母又是你最不能透露苦难的人,TAMEN担心你的神情,比羞辱更让人难受,那是一种土崩瓦解般的心碎。

但我不得不承认,听前辈说TA觉得我应该过得更好的时候,心里确实委屈了一下,像是胸腔里有个鼓得满满的气球被人戳爆了。这个气球里装着我不往想、也不愿往承认的所有事物。

是的,一个人过得好不好,自己怎么可能会不知道。

很久以前听过一句话,大意是什么都没有的人,才会向往大城市,因为大城市相对公平。这句话在我这是讲得通的。我一开始误以为向往远方是胸有大志的体现,后来才明白,向往远方是因为家乡没你的地盘。小城市需要家世背景,大城市起码还有一片未知。于是,我这种三无少年,便背上了一包没有家当的空瘪行囊,由此便踏上了通往未知的旅途。

我属于天生愚笨的那种人,有一个道理,我在辗转了三个大城市后、花了三年多时间才想明白,才接受了——大城市,也是大城市人的家乡啊。

我在大城市熟悉几个家境很不错的朋友,不爱炫富,人很好的那种。其实相对于TAMEN的家境,更令我羡慕的是TAMEN的眼神,友善、单纯、无所谓,理解不了为什么有人会为生计愁得失眠的眼神。真不是TAMEN故作姿态,而是TAMEN压根就理解不了,就似乎你也理解不了TAMEN也会有烦恼一样。

于是,理所当然的,命不好这三个字就在我脑海里出现了。

这个想法刚出现的时候,连我自己都吓了一大跳。我一个曾大言不惭一生年少的少年,为什么会有这等消极懦弱的想法。可是,这个问题就是房间里的大象,而且这头大象在你的生活里定居了,意识不到是不可能的。尤其是别的孩子天南地北往玩,我在朋友圈里瞧着TAMEN天南地北往玩的时候;别的孩子一个接一个地换手机,我对按键失灵的手机说你还没坏彻底噢的时候;别的孩子换车买房,我还要继续还父母欠下的几十万债的时候。

总会委屈一下的吧。委屈一下,总是可以的吧。

尽管委屈,但道理我还是懂的。那位前辈说我不该奔波操劳,该过得更好,这样说是不对的。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啊,没有什么是该不该的。你所得到的,你所失往的,就是应该的,不论天意还是人为。

我尽力不往做怨天尤人的人。命不好虽然在我脑海中一闪而过,但万万不许自己说出口,即使我身边很多人都这样说过:和韩冷一个年龄层的写作者,说自己至今默默无闻是命不好;和马伯庸一个公司的工(三余读书)程师,说自己未能飞黄腾达是命不好;和李易峰一个节目的小艺人,说自己没能一炮而红是命不好。旁人听到这样的话也只能笑笑,掂不清安慰TAMEN说,你不是命不好你就是不够努力,该算作安慰还是落井下石。

我知道这些朋友为什么怪命不好,TAMEN把曾和那几个人擦肩而过的瞬间,误解成是曾和TAMEN站在同一起跑线上了。但我又非常能理解TAMEN,究竟不往怨天尤人,红尘里没几个人能做到。小时候瞧别人家孩子口袋里有糖,自己口袋里没有会委屈,七十岁见人家怀里抱孙子,自己怀里没有也会委屈。这种委屈在天性里,是没办法避免的,之所以说委屈不对,是因为在委屈过千万次后,知道委屈也没用而已。

道理我都懂,知道不该怨天尤人,但命不好这三个字,我还是没忍住说了一次。

前段时间在北京见了另一位前辈。前辈在推广一位跟我年纪差不多大的朋友,这位朋友我也熟悉,前辈算是TA的老板。前辈问我,你一个月赚多少钱。我照实告诉TA了。前辈很惊奇,说怎么那么少,WOMEN那谁,我一个月给TA是你的十倍。我说真的吗,我说真好。前辈又问了一遍怎么那么少。我笑着说,可能我就值这么多吧。前辈说我没觉得你比TA差啊。我又笑着说,那可能就是我命不好吧。说的时候我没发现,说完才愣了,前辈也愣了,但WOMEN很快就掩饰过往了。前辈转移话题,我也笑着接梗。但我笑的时候啊,咬着牙在心里发了一个誓,命不好这三个字,这辈子就说这一次了。

前辈那天说了很多,说正在帮那位朋友策划一个新节目,目前来瞧很有前景,前辈说明年要为那位朋友预备一个新项目,业内还没有人这么做过。我站在一旁听着,笑着,说真好,说这样真的很好。我是真觉得好。没有委屈,我已经知道委屈没用了。不会羡慕,我已经知道羡慕不来的。究竟人和人,是不一样的嘛,不论资质或是运气。这就是问题,这也是答案。我现在是这个样子的,是因为,我现在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啊。

但我,说句不怕大家伙儿笑话的话,我啊,还是想再努力瞧瞧,瞧瞧能不能改变些什么。不是不信邪,也知道不一定能成功,但就是想再努力瞧瞧。不是想证实给别人瞧,也知道不一定有别人瞧,但就是想再努力瞧瞧。

我这样想,我身边也有很多朋友这样想。尽管WOMEN嘴上抱怨着,心里挣扎着,喝着酒骂天骂地骂自己,一觉睡起来,还是想再努力瞧瞧。我一哥们,IT男,最近预备创业,想钱想疯了,买打火机只敢买红的,说招财。除了工作就是瞧书,净瞧些治理学、消费心理学之类的书。TA说TA知道这种书聪明人根本不用瞧,天生就会,TA说但TA不会,TA说知道瞧了可能还不会,但瞧过才能甘心。我另一哥们,基层白领,面临成家,女方要房,父母凑钱把首付交了。某天TA发现TA妈脖子上带了十几年的金项链不见了,TA妈没说啥,TA也没说啥,只是TA躲屋里哭了三天,第四天拿起相机和朋友搞了个婚庆摄影,TA说TA要赔TA妈十条金项链,让她换着带。

我身边还有很多这样的哥们。你说WOMEN这群人是不是命不好,真不是,能选择的东西才有资格说好坏。你说WOMEN这群人是不是笨,那还真是,笨到家了,笨得除了努力,别的什么都不会了。可WOMEN这群笨蛋,心里也都明白着呢,只能努力的人要是再不努力,可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。

加油吧,总之。一起,假如你愿意的话。(更多美文尽在三余读书网)

文章标签:励志文章

引用网址:http://www.99dushuzu.com/lizhi/1554.asp

文章来源:励志一生

版权提示:以上文章为网友上传分享。如上述文章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,或是含有非法内容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