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凭什么说自己很努力

||

《你凭什么说自己很努力》相关好书
好书推荐:艺术的起源

你凭什么说自己很努力

刚刚来北京的时候,对北京人有一个非凡不满的印象,就是觉得TAMEN似乎除了清华北大,瞧其TA学校都像是瞧二本。虽然厦门大学在福建那里算是翘首,在北京这边基本上不怎么对TAMEN的口味。可能人越是身在异乡越爱国(校),碰到这类事情总觉得非凡愤怒。但是今天也算是从某个程度上瞧到了北方高校的水平,我想,WOMEN的差距确实存在。

上这个班的时候,基本上只有40人左右,除了厦门大学法学院的人,其它基本上的都是来自北京大学、清华大学、北京外国语大学、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等法学院的学生。上课的时候,一个姑娘站在我后面,桌子上平摊了4份法学案例,分别是日文、英文、法文、德文。她告诉我,这是TAMEN法学院的老师布置的案例题,要瞧,要做的(我想,她基本上应该是懂这四门语言的)。一问,是北京外国语大学的,再一问,原来是大一的。吃饭的时候聊起来各个学校的趣事,她除了说起何炅何老师其实不是阿拉伯语的教授而是辅导员的时候,我惊愕了半天。更让我惊愕的一点就是她说,北外的食堂,你一进往,说什么语言的都有,大部分人都在苦读外语。我一想,我每次进食堂的时候,除了考试周,一般似乎不是吃饭的人就是各类活动讨论的人,这种场面,真得有一天亲自往北外瞧瞧。

后面坐了两个姑娘,一个北外,一个人大,除此之外,还有一个清华的男生。人大那个姑娘对jessup甚是感爱好,今年北大和人大的战绩都不错,她就聊的比较哈皮。 除此之外,聊起来人大法学院的学风,问她,你们有没有就考试前几周背一下而已这种问题的时候,她还没来的及说话,北外的姑娘就说起来,“以前往人大找同学的时候,发现自习室基本上也是满的(那时候还不是考试周)。”我忽然想起来中国政法大学早上5点半爬起来往占座位的学风,甚是惭愧了半天。

再说坐我旁边那位北大的姑娘好了,从开始上课起,她就一直在瞧一本很厚的书,大概800多页吧,全英文,一开始还没注重是什么,后来往吃饭的时候经过她座位,才发现是联邦最高法学的判例,显然这本书她已经瞧了几遍了,上面密密麻麻的单词标注,还有一些别的东西,书已经泛黄,而且旁边还有她写的各种心得和批注之类的。后面的那位清华的小伙子显得活跃的多,WOMEN四个人聊起来耶鲁的一件事。TA说:耶鲁巨霸气,清华北大似乎预备和耶鲁共同搞一个什么项目,但是耶鲁给拒尽了,说中国的教育太差。说完之后,那小伙子就开始做题了,但是TA身为大一的,做的题目是大三的。

以前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,为什么人类总是不答应那些强者“自傲”?其实我一直觉得这没有什么不对的,清华北大的同学有时候瞧不起人,除了本身确实优秀意外,我想,那些责怪别人的人,里面是不是暗含了一个逻辑,那就是-----人都不喜欢承认自己很弱。

今天老师说了一些话,我觉得很有道理,TA说,那些天天泡在社区上面刷一遍又一遍的人,TAMEN究竟得到了些什么呢?其实这个世界并不是没了TAMEN不行,TAMEN这样总是活跃的原因,就是害怕TAMEN发现这个世界原来少了TAMEN原来没有不行,其实你们每个人都没有那么重要,为什么一定要把注重力集中在那些虚无的信息上呢?

TA说,一个成功的人一定是一个非常会治理自己信息的人。你瞧到一个人发了一条状态,你还没有往验证其正确性,就根据人家情绪化的语言,自己再发表一番评论,然后显得自己似乎很愤青一样的往骂国家,有意义吗?你说瞧到中国的某个事件就说中国这不好那不好,你要知道这些事情都是概率事件,只不过正好被你发现了而已。难道就只有中国会造假,美国就不会?就只有中国学生爱攀比分数,美国就不会?那些无理性的冲动除了证实自己是没有经过理性思考的动物,其实什么都没有。

我在想,没错,你说国人很现实,爱瞧金牌,对于银牌什么的都不瞧。你说这话没错,难道你自己就不是这样的吗?你会记住世界最高峰是珠穆朗玛峰,你会记住第二吗?你买东西的时候尽量买最好的,你会往买较次的东西吗?在学校里,你会注重那些较为优秀和刺眼的学生,你会主动注重那些默默无闻的垃圾工,哪怕TAMEN是年过半百的老婆婆吗?你走过TAMEN的身边估计连正眼都不会敲一下。亲爱的,其实人都是现实的。不只是中国人,美国人也一样。只是现实的程度不同而已。你有没有想过,为什么中国的健儿没有得到金牌反映会那么大,而其它国家却没有?因为中国不够强大,当你代表一个国家往争取荣誉的时候,你的内心就会被强烈的国家荣誉感所包容,这不是功利性的问题,而是因为你心里明白,当你的国家不够强大的时候,当你还不够能被人瞧得起的时候,你的每一份自尊与骄傲,都是那么的不容被人侵犯。

这个道理不是很简单么?和你小时候一样,为什么家庭条件不好的小孩子普遍好胜心比较强,会那么喜欢争第一,把第一瞧的很重,可家庭条件优越的小孩,会瞧的很淡?因为前者轻易被TA人瞧不起,TAMEN内心存在着自卑,因此喜欢在成绩上一战高下,不想输给别人,而家庭优越的小孩因为从小享受到了被TA人关注的环境,自然而然,不会太在意。

而假如此刻,是你,代表国家队往参赛。当你明白自己处在这样的一个境地的时候,你也会只想拿第一,而不想拿第二。假如此刻是你,奔赴伦敦,我问你,你要拿什么奖牌回来的时候,你觉得你的内心会答应自己拿银牌吗?

你说国人的报道有失偏颇,存在偏激,只关注冠军,忽略亚军。没错,这也是一个国家深知道自己不够强大的表现之一。可是你想想瞧,难道有失偏颇的就只有媒体吗?你肯定你的一生中从来没有出现过厚此薄彼的事情吗?你肯定你的一生从来瞧人就没有戴有色眼镜吗?

一个国家的媒体同时也代表着一个国民的意识形态,假如没有大部分的受众具有同样的价值取向,TAMEN这样的报道,不会没有收视率吗?既然会大幅度报道,就说明这样的价值取向有大部分的市场,那么错误的究竟是媒体,还是WOMEN的国民?当WOMEN只会指着鼻子骂别人现实的时候,你有没有想过,你生存到现在,做的现实的事情,难道就是零吗?

既然如此,你凭什么觉得你为你所爱的国家做了很多努力?

老师还说了另一句话:life is tough。我觉得这句话很对,当WOMEN站在福建翘首的南方之强坐井瞧天的时候,殊不知其实WOMEN离别人的距离还有很远。

你说你当了某主席,很忙很累,因此成绩很烂。可是有雅思八点五,金融系两年国奖的社联会主席芊姐在你前面向你招手。

你说你打辩论打得很忙,因此成绩很烂。可是有马来西亚国际辩论赛全程最佳辩手的冰学姐,现在在剑桥大学向你招手。你说你是理工科,打辩论无法兼顾学习,可是有世博辩论赛全程最佳辩手,曾经往香港交流,成绩保研北大的杨师兄在前面向你招手。

你说你大二带领一个组织把上面的任务安排的很好,可是南京有一个姑娘(WOMEN称为两江总督),大二就调动全国二十几个社团,在全国办选拔赛,最后在河北保定办决赛,被老一代辩神们称为辩论界的两江总督在前面向你招手。

你说你大二的时候进了某电视台实习,可是有一个北大的姑娘在大一的时候就网申进了花旗银行北京实习,并且大二的时候进了央视和湖南广播电视台北京总部实习的人,也在前面向你招手。

你说你总想往改变体制和世界,除了写写愤青的文章没做过任何实质性的事情,可是有一个姑娘做墨尔本大学学生会主席,主席团的人可以和校方谈学费升降问题,并且校方的决策必须经过学生会投票才能通过(虽然也有政党倾向),这样的人,也在前面向你招手。

你说你大一的时候已经很努力很努力,可是除了天天泡在网上,书本从来不碰,然后整天睡三四个小时,黑眼圈一个又一个,玩命的聚会。可是在斯坦福大学法学院JD的章学长,身边的人要么以后是华尔街精英,要么是政界新星,作为法学院的高材生天天还是在图书馆里面没命的作案子,过着三点一线的生活,这样的人也在向你招手。

你说你很有钱,买单反和名牌等一堆一堆。可是墨尔本大学的吕学长,家里控股高盛集团(华尔街最闻名的投资银行)百分之三十的股份,开奔驰已经算是很(好书)低调,仍然往做兼职的人,在前面向你招手。

既然如此,你凭什么觉得自己还有资格往说自己已经很努力很努力?(更多美文尽在三余读书网)

文章标签:励志文章

引用网址:http://www.99dushuzu.com/lizhi/1066.asp

文章来源:励志一生

版权提示:以上文章为网友上传分享。如上述文章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,或是含有非法内容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