俞敏洪:人需要梦想与渴望

||

《俞敏洪:人需要梦想与渴望》相关好书
好书推荐:遇见未知的自己

俞敏洪:人需要梦想与渴瞧

人需要有一种渴瞧,有一种梦想。没有渴瞧和梦想的日子使WOMEN的生命失往活力和勇气。

我似乎注定了要过一种在路上的生活,我有着不安分的灵魂,总想四处游荡,我的内心深处有一种呼唤,总是把我带向不可知的远方。即使让我站在房间里,我也希瞧有一扇能够让我眺瞧远远的地平线的窗户。

从出生到十八岁,我一直在一个小村庄生活,头顶同一片天空,脚踏同一块土地,天天瞧到的都是相同的风景,碰到的都是熟悉的乡邻。我本来应该过一辈子平平淡淡的农村生活,娶妻生子,在土地上劳作,然后在天天迎来朝阳送走晚霞的日子中慢慢变老。但老天偏偏让我降生在长江边,又偏偏在我家的东边生成一座五十米高的小山,爬上这座小山,长江便一览无余。那时候还没有污染,可以极目远眺,瞧得很远很远,一些船从天边过来,又消失在天边,一些云从江边来,又消失在江边,于是就开始好奇,天边外到底有什么?假如我坐上船能够到哪里呢?感谢我的几个亲戚,因为TAMEN在上海,于是在我八岁的时候,母亲决定带我到上海走一趟。坐船半天一夜,终于到了上海。这次旅行,长江的壮阔、吴淞口的苍茫、上海的灯光、街道的繁华,给我留下了深刻(haoshu.99dushuzu.com)的记忆。从此,我的心开始渴瞧旅行,长大后我要走出村庄,走向更远的地方。

我第一次坐火车是到北京往上大学,这也是我第一次瞧到火车。我考大学考了整整三年,自己也没弄明白是什么让我坚持了三年。现在想来,是心中那点模糊的渴瞧,走向远方的渴瞧。这种渴瞧使我死活不愿意在一个村庄呆上一辈子,而唯一走出村庄的办法就是考上大学。当时的农村还没有外出打工这一说,假如放到现在,我可能就是一个背上包四处游荡的打工仔了。有一段时间,我疯狂地爱上了火车,在车厢里听着车轮和铁轨撞击的强烈节奏,听着风声在车窗外呼啸而过;还有对面开来的火车那撕心裂肺的长喊,经常把你的魂拉得很长很长。火车从一个城市穿过,走向另外一个城市,窗外的风景不断变换,我就把自己的心留在了不同的风景里。

我的大学生活是孤独和自卑的,一个农村孩子走进大城市之后的转变是深刻而痛苦的。四年大学对我来说最大的安慰就是周末可以走出校园,到北京的四周往爬山。我曾经无数次站在香山顶上瞧夕阳西下,群山连绵。在大学三年级时,我得了肺结核,被送进了坐落在北京西郊山区的结核病疗养院。这个疗养院围墙尽管很高,但在楼上的房间里却能够瞧到四周的山。在医院的一年,我瞧遍了山的颜色,春的粉红(杏花桃花)、夏的青翠、秋的火红和冬的萧瑟。在医院的门口,有一座小山,山顶上刻着冯玉祥“精神不死”四个大字,我几乎天天都要往爬这座小山,对着这四个字发呆。后来身体好点后,医生答应我走出大门,我就往爬遍了天天从医院的窗户里可以瞧到的那些山峰。也就是在医院的这一年,我读完了《徐霞客游记》。

人需要有一种渴瞧,有一种梦想。没有渴瞧和梦想的日子使WOMEN的生命失往活力和勇气。有很长一段时间,我差一点掉进了安于现状的陷阱里。大学毕业后,我留在北大当了老师,收进不高但生活安逸,于是娶妻生子,柴米油盐,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往,梦想就这样慢慢消失。直到有一天,我回到了家乡,又爬上了那座小山,瞧着长江从天边滚滚而来,那种越过地平线的渴瞧被猛然惊醒。于是,我下定决心走出北大校园,开始了独立奋斗的历程,在出国留学的梦想被无情粉碎之后,新东方终于出现在我生命的地平线上。从此一发不可收拾,带着我飞越地平线,新东方从一个城市走向了另一个城市,从中国走向了世界。我也带着新东方的梦想和我的渴瞧,从中国城市走向世界城市,从中国山水走向世界山水,从中国人群走向世界人群。

也许人在路上,这就是人生。不管你愿意不愿意,WOMEN出生后学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走路,从此WOMEN就走在了路上。WOMEN一辈子走在两条路上,心灵之路和现实之路,这两条路互相补充互相丰富,心灵之路指引现实之路,现实之路充实心灵之路。当WOMEN的心灵不再渴瞧越过高山大川时,心灵就失往了活力和营养;当WOMEN的现实之路没有心灵指引时,即使走遍世界也只是行尸走肉。一年又一年WOMEN不断走过,每一个人的生命走得如此地不同。新的一年又要来临了,你做好走在路上的预备了吗?(更多美文尽在三余读书网)

文章标签:励志文章

引用网址:http://www.99dushuzu.com/lizhi/105.asp

文章来源:励志一生

版权提示:以上文章为网友上传分享。如上述文章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,或是含有非法内容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