失去的本能

||

《失去的本能》相关好书
好书推荐:逻辑思维训练

这天晚上,周杰一个人在酒吧喝了不少闷酒,一直到十点多才离开。俗话说,“借酒消愁愁更愁”,来到冷清的大街上,周杰的心情更糟糕了,他跌跌撞撞地往前走着。

就这样走着走着,他突然觉得衣领一紧被人揪住,一个凶恶的声音低喝道:“别他妈动,把钱包拿出来。”

周杰的酒一下子醒了大半,睁大眼睛一看,自己在一个小巷子里,面前站着一个头发染得焦黄的小伙子,他手上的匕首正顶在自己肚子上。周杰顿时勃然大怒,这人要倒霉,连个小混混都敢欺负到头上来!他不顾一切地伸出右手,攥住黄头发的手腕用力一扭,可刀子离自己的身体太近了,锋利的刀尖瞬间划破了衣服。而黄头发也发出“哎哟”一声惨叫,不由自主地跪在了地上,匕首落在周杰手里。

周杰对着黄头发就是一顿乱踹,踹得黄头发鬼哭狼嚎,不住地求饶。周杰一会儿便踹得累了,看看肚子上的伤没什么大碍,便一扬手把匕首远远扔掉,狠唾了一口,掉头往小巷子外走去。可刚走了两步,他便听到身后一阵风声袭来,只觉得脑袋上像被一柄千斤重锤砸中一样,一阵剧痛,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也不知过了多久,周杰听见有人轻唤:“大哥,你怎么了?醒醒啊!”

周杰蓦地惊醒,只觉得头痛欲裂,而刚才发生过的事情,他什么都不记得了。一个中年妇女蹲在面前,见他醒来,中年妇女长舒了口气,说:“你没事儿吧?跟人打架了?”

周杰愣了愣,是啊,自己怎么会无缘无故躺在这里?伸手摸了摸脑袋,上面肿了一个鸽子蛋大小的包,疼得钻心。难道自己真跟人打架了?为什么自己一点也想不起来?

周杰睁大眼睛想了半天,苦恼地说:“我好像把所有的事情都忘了,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

中年妇女愣了,问:“失忆?大哥,你几十岁的人了,别开这种玩笑好吗?”

这时一阵冷风吹过,在小巷子里卷起一阵似有若无的呜咽声,中年妇女打了个寒噤,扭头就走,边走边说:“对不起,这事我帮不了你,你报警吧,往东走六七百米就是公安局。”

周杰呆呆地看着她远去,脑子里空空荡荡的。他定了定神,开始检查衣服各个口袋,可是,除了腰带上挂着的一串钥匙外,身上什么都没有。他不禁一阵茫然,难道自己真的失忆了?

周杰跌跌撞撞地来到公安局,向值班的警察冯警官诉说了情况。冯警官勘查了现场后,说:“我估计你是遇到抢劫的了,或许你抢下了他的刀,所以他捡起块砖头砸了你脑袋,趁你昏倒时,抢了你的钱包啊、手机什么的跑了。”

这推断几乎就是事情真相,可是这对周杰没用,他可怜巴巴地说:“冯警官,我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,现在可怎么办啊?”

冯警官也替他头疼,想了想说:“听你说话的口音,不是我们这儿的。我暂时把你送到救济站吧?”

救济站?周杰脑子里突然闪过一幅画面:自己微笑着,缓缓地走过一群衣着褴褛的人,从随行人员手里接过一些东西发给他们。这个画面虽然一闪即逝,却带给周杰强烈的震撼,莫非自己以前是个大人物,曾经救济过那些穷人?

周杰摇着头对冯警官说:“我不去那儿,我相信你们很快能帮我找出我的来历,我坚持一下,怎么也对付过去了。”

冯警官没办法,掏出一百块钱给他,说让他先用着。周杰硬着头皮接过钱,说一旦找到了家,就把钱加倍还给冯警官。

因为没有身份证,冯警官打电话给一家小旅店说明了情况,然后让周杰去住。

第二天一大早,周杰便来到附近的一家医院,向大夫请教自己这种情况该怎么办。大夫说,失忆的原因其实有好几种,但像他这种情况,十有八九是因为颅内出血压迫记忆神经造成的。运气好的话,脑内积血渐渐被吸收,记忆自然就恢复了,否则就得进行开颅手术,但是手术费用至少得十来万。

自己哪有那么多钱啊!周杰垂头丧气地从医院出来,漫无目的地四处溜达。不知不觉,他来到市里的文化广场,这儿的人很多,干什么的都有,居然还有人摆了个画摊,画摊主人正和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吵架。

周杰凑了上去,听了一会儿明白了。原来,画摊主人是个大学生,给人画素描像,一张十五块钱。那个四五十岁的男人是个民工,他让大学生给他画张漫画,大学生画完后,民工不满意,说画得一点都不像,于是就拒绝付钱。大学生当然不干,所以两人吵了起来。

民工举着那张漫画,对围观的人大声说:“这画得像我吗?”

周杰看看画,再看看民工本人,觉得人家民工说得没错。这民工脸相较老,颧骨很高,特征极为明显,按理说很容易画出效果来,可是大学生连这种简单的画都没画好,难怪人家不付钱。

周杰看见大学生的画板和纸都摆在一边,不知为什么,他心里突然升起一股强烈的画画欲望,他坐到画板前,根本用不着思索,手上的铅笔好像自己会动一样,几分钟后,一张惟妙惟肖而且滑稽效果十足的漫画就画好了。

他把画塞到民工手里,说:“别吵了,你看看这张画行不行?”

民工疑惑地看了看他,再一瞅画,呆住了,好半天才一拍大腿狂笑起来,说:“谢谢,谢谢!你画得真是太好了,我老婆要看到肯定得笑死。”说完,又把画往大学生面前一展,不屑地说:“看见没?这才叫画,你那叫垃圾。”

说完,民工爽快地掏出十五块钱,塞进周杰手里,然后坐上伙伴的摩托扬长而去。

周杰只觉得神清气爽,心情愉快极了,打算继续去溜达。突然,他脑子里灵光一闪,猛地想起刚才他如有神助一般,将整幅漫画一挥而就,画完之后,好像还在下面龙飞凤舞地签了个名,那肯定是他的名字,可是,他怎么也记不起来是什么了!

周杰脑子里一片混乱,自己虽然忘记了所有的一切,但是本能还在,甚至在潜意识里,他还记得自己的名字,并习惯性地写了下来;可刻意地去回忆时,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了。

他一把抓住那个大学生,急切地问:“刚才我在那幅漫画上面签了名,你记得是什么吗?”

大学生吓了一跳,说:“你自己的签名,当然是你的名字了,还能是什么?”

周杰几乎喊了起来:“可那名字到底是什么啊?”

大学生的眼神里多了些警惕,说:“我没看清。”

周杰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:找到那个民工,拿回那幅画,弄清楚自己到底叫什么。他撒腿就跑,朝着民工离开的方向追去。可是,民工当时是坐着伙伴的摩托走的,周杰一直追到气喘吁吁,连民工的影子都没看见。

他停下脚步,头脑渐渐恢复了冷静,买了铅笔和白纸,凭着记忆画出了那个民工的模样。然后,他从广场附近的工地开始,举着画像打听这个民工的消息。

这寻人的工作无异于大海捞针,直到第二天下午五点多钟,终于有个工地上的人认出了画上的民工,说这人是他们工地上的瓦匠老王。

见周杰找上门来,老王很是惊讶。听完周杰的遭遇,老王一拍大腿,说:“哎呀,你怎么不早说呀?我实在是太喜欢那张画了,所以我昨天把那张画给我老婆寄回去了。”

这下周杰傻了眼,老王一个劲地安慰,说别急,等他老婆收到信后,叫她再把信寄回来,到时候不就知道名字了吗?

周杰长叹一声:“大哥,就算你想让嫂子看你的漫画,可以用手机把画拍下来,发回去不就行了?这都什么年代了?”

老王理直气壮地说:“我手机没照相功能,就算是有,我也不会用。”

周杰没了脾气,无奈地说,等画寄到老王家里后,千万请嫂子找人把画的电子版发过来,到时候他会提供手机或者电子邮箱的。

告别老王,周杰无精打采地回到旅店,坐在床上,发了会儿呆,他突然想起,如果自己再次进入那种投入画画的状态,是不是也能签下自己的名字?

想到这里,他兴奋起来,拿出纸笔再次画了起来,可是不知为什么,他脑子里总是提醒自己:签名签名签名……于是,每当一幅画完成的时候,他就不知道该签什么好。

一直到所有的纸都画没了,他终于颓然地扔下笔,无奈地放弃了。

不过,他还是有收获的,因为他发现了谋生的技能:画画。

第二天,周杰买了很多纸,来到文化广场,支了个画摊,既然自己的绘画水平相当好,那就多收点钱吧,每张画收三十块钱。他把事先对着镜子给自己画的素描像和漫画像放在地上当广告,很快就吸引了不少人来光顾他的生意。就这样一天下来,居然赚了六七百块。

转眼一个星期过去了,周杰的记忆还是一点好转都没有,可是画画生意却一天比一天好,已经赚了几千块钱。为了接收老王老婆的彩信,他特地买了个可以收发彩信的手机。

这天,他揣着钱再次去了医院,拍了张片子,在他的后脑部位,有一个葡萄大小的瘀血压迫着神经。现在他手里的钱不够做手术,只好耐心地等下去了。

文化广场的人每天都很多,有老人有孩子,有穷人有大款,有散步的有做买卖的,正是标准的众生百态图。这天上午,居然有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农民,牵着头牛慢吞吞地从公园门前走过。那个苍老瘦削有些驼背的农民,和那头体格健壮的牛形成了一幅绝佳的画面,强烈诱惑着周杰的创作欲望,他忍不住拿起铅笔,一边瞄着农民和牛,一边飞快地勾勒着。

突然,一个十来岁的男孩儿跑到农民的背后,点了一枚炮仗,一边顽皮地笑着,一边向牛扔去。周杰吃了一惊,想阻止却已经晚了,炮仗在牛身上“轰”的一声炸响,牛吓得激灵一下,随即发了狂一般向广场内冲来

刹那间广场大乱,人们尖声惊叫争相躲避,可就在牛奔过来的路上,一个四五岁拿着棒棒糖的小女孩,傻傻地站在那里不知所措。周杰霍地站起身来,拼尽全力冲到小女孩的旁边,一把抱起她闪在了一边。就在那一瞬间,一阵强风从他身边掠过,只要躲得再晚半秒,那头一千多斤的疯牛就会将他和孩子撞得粉碎。

就在他惊魂未定的时候,那头牛居然转了个弯,红着眼睛又向他冲了过来。周杰又惊又怕,撒开两条腿拼命奔逃,这时他才反应过来,时值深秋,小女孩穿了件红色的风衣,牛对红色极其敏感,所以才紧追不舍。或许,唯一的生路就是抛下小女孩。

一个充满诱惑的声音在周杰脑子里回响:“扔下她,扔下她你就安全了。”可是,如果他那样做了,他还有什么资格活在这个世界上?

这时四散奔逃的人们都已经远远地躲开了,周杰感觉到自己连半分钟都撑不下去了。就在这关键时刻,他看到广场中心那根巨大的灯柱,用尽最后的力气向灯柱奔去。在他即将撞到灯柱的那一刹那,突然侧转绕了过去,而紧随其后的那头牛则来不及转弯,只听得“砰”的一声巨响,疯牛狠狠撞在灯柱上,倒在地上不住地抽搐,显然受了重伤。

周杰一屁股跌坐在地上,剧烈地喘息着,小女孩咧开嘴大哭起来。一个中年女人冲了上来,先死死地抱住小女孩,然后“扑通”一声跪倒在地,哽咽着说:“大哥,你救了我女儿的命,救了我们全家的命啊!”

周围的人们都七嘴八舌地议论着,纷纷赞扬周杰。一个人挤了上来,将麦克风递到周杰面前,满脸兴奋地说:“先生,我是本市电视台的记者,本来准备做个文化广场的专题,没想到遇到这么个爆炸性新闻。这小孩儿跟你非亲非故的,你怎么就能不要命地冲上去救她呢?”

另一个拿着摄像机的人也凑了上来,摄像机对准了周杰。不知道为什么,他脑子里突然冒出几幅奇怪的画面:自己被很多人围着,无数的摄像机对着自己。他的心里突然升起一股强烈的恐惧,不由自主地拼命摆手:“别拍我,别拍我。”

可能是他的态度实在太激烈了,记者被吓了一跳,急忙叫摄像的停下来,然后诚恳地说:“先生,我真是电视台的记者,不信你看我的工作证。”他一边手忙脚乱地掏出证件,一边继续说,“你冒着生命危险勇救儿童,是值得大力宣扬的好人好事,难道你不想让所有的人都认识你吗?”

周杰强迫自己镇定下来,自己这是怎么了?就像记者说的那样,自己做的是好事,又不是见不得人的丑事,有什么好怕的呢?现在他正愁不知怎样才能找回自己,如果真上了电视,岂不等于给自己做一个寻人启事吗?

想到这里,他老老实实地说:“这孩子当时危在旦夕,如果我不冲上去,她就会被牛撞死。非亲非故怎么了?我冲上去是本能反应啊!”

“你真是太伟大了,那么,你叫什么名字?”记者继续追问。

周杰露出茫然之色,低声说:“我不知道,前些日子我被一个抢劫的打伤了脑袋,失忆了。如果谁能提供我的身份信息,我将感激不尽。”

记者吃惊地张大了嘴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气,冒着生命危险勇救儿童已经是一个了不起的新闻,救人者居然还失去了所有的记忆,这件事实在太有噱头了!在随后的几天里,周杰成了媒体的热门话题,不但他的事迹广为传播,而且媒体还帮忙报道了他的经历,呼吁社会帮忙寻找他的家人。

这铺天盖地的宣传终于收效了,这天冯警官打来电话,兴奋地告诉周杰,刚才有个捡破烂的老头,在垃圾箱里找到了一个钱包,里面有一张身份证,觉得上面的照片眼熟,想起来这人就是电视上报道的周杰,就把钱包送到了公安局。

周杰精神一振,立刻赶到公安局。钱包里除了身份证,其他什么都没有,估计都被劫匪拿走了。但有身份证已经足够,他终于知道了自己的名字叫周杰,知道了自己的家在北方某市。捧着身份证,周杰的泪水潸潸而下。

冯警官高兴地说:“刚才我们已经请求当地警方,按身份证上的地址帮忙联系你的家人,你的身份之谜马上就要揭开了。”

周杰连连点头,兴奋得不知道说什么好。就在这时,记者打来电话,说一个女人在电视上认出了周杰,这女人是一个房屋中介,半个多月前,周杰刚通过她买了房子,价值三百多万,这女人赚了一大笔佣金,所以对他记忆十分深刻。冯警官开车,带周杰按照女人提供的地址来到那座楼房,周杰将身上的钥匙插进锁孔轻轻一转,门“咯嗒”一声打开了。

屋子的装饰极为豪华,冯警官情不自禁地感叹说:“周杰,你真是个有钱人啊!”

周杰呆呆地望着这一切,努力想回忆起在这屋子里的一切,但脑子依旧混乱不堪,偶尔闪过几幅画面,却是比这里还要宽敞的房间、还要豪华的装修,房间里有一个巧笑嫣然的美丽女人,还有一个跑来跑去的可爱男孩儿。可是当他想细看的时候,那些画面又倏忽而逝。

他在屋子里细细地搜索,找到了几万元现金和几张银行卡,但是能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却什么都没有。自己这个年纪,应该有老婆有孩子,脑海里闪过的画面也说明了这一点,可为什么这房子里连张他们的照片都没有?

见周杰一副痛苦不堪的样子,冯警官安慰他说:“别发愁了,等你家人跟你联系后,你就赶紧去医院做手术,到时候所有的记忆就都能找回来了。”

正说着,局里的同事给冯警官打来电话,接起来之后,他的脸色一点点变得严峻起来。放下手机,他盯着周杰,冷冷地说:“你家乡那边传来消息,他们的资料库里根本没有你这个人。警察去你身份证上的地址核实过了,那户人家在那儿住了二十多年,姓张不姓周。我的同事找专家鉴定了你的身份证,才发现身份证是假的。”

周杰大吃一惊,自己到底是什么人?为什么会使用假的身份证?难道自己是一个见不得光的人?无数的念头纷至沓来,令他头痛欲裂,眼前突然掠过一个清晰的画面:他躺在一张床上,一个戴着白口罩、披着白大褂的医生,拿着亮闪闪的手术刀……

周杰大叫了一声,双手用力地搓着脸上的皮肤,他想起来了,自己曾经做过整容手术,怪不得脸上总有点痒痒的感觉呢。可是,一个四五十岁的老男人,整什么容呢?难道是怕警察认出自己?反正不可能是什么好事儿,周杰悲哀地叹了口气,有种万念俱灰的感觉。

通过银行部门的配合,警察查出了周杰的银行卡里居然有六千多万存款,这样一笔巨额金钱,不是一个普通人能够拥有的。他们希望能通过指纹,在罪犯的档案库中找到线索,但他们再次失望了。

就在这时,事情出现了意外的转机。这天,民工老王给周杰打来电话,说他老婆收到了那张漫画,求人用手机拍下来准备传给他,让他注意查收。周杰对自己的命运已经不抱任何希望,打开彩信,平静地对警察说:“这张漫画是我画的,画完后下意识地签了个名字,应该就是我的原名,你们从签名应该能查出我的事情。”

签名出来了,是——袁延峰。

警察经过对这个名字的层层筛选,最后确定了袁延峰的身份,不过得到的资料却令他们目瞪口呆。

袁延峰从国内一所有名的画院毕业后,抛弃了自己的专业下海经商,凭着聪明才智,创下了亿万家财,他在三十五岁那年娶了个贤惠美丽的妻子,第二年又有了个大胖儿子,他沉浸在幸福之中。

但是一场意外的车祸毁了这一切。三个月前,他和妻子、儿子从一家酒店出来时,碰到一个生意伙伴,就停下来聊了几句,当他们握手告别时,一扭头,发现四岁的儿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街上,更令人惊恐的是,一辆车正以高速直冲过来,眼看着就要撞到孩子。

袁延峰大叫一声,向儿子跑过去,本来以他的速度,是可以及时将儿子救离险境的,可突然之间,他心里升起一股巨大的恐惧,如果他被车撞到的话,就死定了。这个念头一升起来,他的脚步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,这一耽搁,儿子便如纸片一样被车撞飞出去,当场就咽了气。

从酒店门前的监控录像可以看出,以当时那辆车的车速、车与孩子的距离,只要袁延峰不停下来,他完全有机会救回四、五米外的儿子,从某种程度上来讲,是他的怯懦害死了他的亲生儿子。

监控录像的视频被好事者发到了网上,一时间引起轩然大波,人们口诛笔伐,把袁延峰抨击得禽兽不如。而亲眼目睹这一切的妻子悲痛欲绝,她无法原谅丈夫,在留下一封措辞激烈的遗书后,自杀了。

袁延峰无数次回忆起当时的情景,假如他能够勇敢一点、果断一点,儿子就不会惨死,妻子就不会弃他而去了。巨大的压力让他几乎崩溃,没多久,他低价处理了所有的产业,然后在人们的视线里消失了。

他使用了假身份证整了容,是为了逃避世人的关注;他远走他乡隐姓埋名,家里没有一丝过去的影子,是极力想让自己从那不堪回首的往事中脱离出来,忘掉那一切。

看完了这些资料,袁延峰深深地埋下头,把脸埋进手掌里,无声地哭泣起来。冯警官说:“我搞不懂,既然你是这样一个懦夫,为何会冒着被疯牛撞死的危险,去救小女孩呢?”

“我不知道,我真不知道。”袁延峰蓦然哭声大作,发狂似的喊道,“我去救她,是出于我的本能,哪怕她和我非亲非故;可是当我的亲生儿子面临生命危险的时候,我怎么就不能冲上去呢?这到底是为了什么?”

这时,一个警察点开了袁延峰事件的相关链接,那里有一篇点击率惊人的网友评论,他情不自禁地念了出来:

“在地震来临时,老师用瘦弱的脊背,撑起孩子生命的希望;当孩子从七楼坠下时,陌生人毫不犹豫地冲上去,不计后果地伸手相救……平凡的人们谱写了那么多不平凡的故事,而身为社会精英的袁延峰,却为了自己活命不顾儿子的生死,这反差引人深思。

我查过袁延峰的履历,在他二十八岁那年,曾经勇救落水儿童,自己却险些被淹死,这证明他曾经是一个有勇气、有血性的男人。可是十几年后,他为什么会从勇者沦落为懦夫?

我相信这与岁月无关,但或许与财富有关。金钱成了他的枷锁,使他在大难来临时束手束脚、瞻前顾后,他不愿意失去所拥有的一切,所以他失去了最心爱的儿子、妻子。”

一时间,所有的人都沉默了……

推荐阅读:
胎教故事精选:青蛙和老鼠
长着蓝翅膀的老师
蜘蛛的网
脚踢鲨鱼的勇士
30段暖入心底的微爱情故事

文章标签:传奇故事

引用网址:http://www.99dushuzu.com/gushi/11094.asp

移动网址:http://m.99dushuzu.com/m-gushi/11094.asp

文章来源:六一儿童网

版权提示:以上文章为网友上传分享。如上述文章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,或是含有非法内容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