戏子偷师

||

《戏子偷师》相关好书
好书推荐:好妈妈,强儿子

贾靖年间,京师西门外有个破庙,住着两个乞丐,一个叫杨子,另一个叫张癞子。两人每天结伴去护国寺门口乞讨。

没过多久,杨子就发现,张癞子每天都能讨到不少银子,自己却讨不到。他便买来酒菜,讨好地问张癞子到底有何讨钱的诀窍。酒过三巡,张癞子迷迷糊糊地说,他之所以能讨到钱,是因为他从一户人家那里学到了油嘴滑舌的本事。

在杨子的再三恳求下,当天晚上,张癞子带着杨子,悄悄来到那户人家的后院,顺着一棵树爬到了房顶上。张癞子轻轻地揭开一片瓦,努了一下嘴:“就这儿。”杨子顺着缺口往下一瞅,发现是这户人家的大堂,布置得十分奢华。

张癞子小声地说:“你在这儿耐心等一会儿,千万别让人发现了,不然你就死定了!”说完便溜了。

过了半炷香的工夫,杨子忽然听到院里传来一阵嘈杂之声,不一会儿,大堂里进来几个丫环,搀扶着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坐了下来。老人端起茶碗刚喝了一口,门口就齐刷刷跪下十几个男子,齐声道:“干爹,您老人家回来了!”老人抬了抬眼皮子:“好了,都起来吧。”

这帮人立刻爬起来,围到老人跟前,替他捶背揉肩捏腿扇凉,然后你一言我一语,金是阿谀奉承讨好之词。杨子听着听着,心中忽然一惊,此人竟是当朝尚书严嵩!张癞子能言善道,原来是向严府里这些拍马屁的人偷学的。

杨子看了一会儿,正准备离开,突然碰到了一块小石子,石子落下后,不偏不倚掉进了严嵩的茶碗里!

杨子顿时吓坏了!他慌忙拿瓦去盖缺口,但还是被人发现了。杨子又惊又怕,爬起来就跑。不料一脚踩空摔了下来,被赶来的家丁扭送到了大堂。严嵩见了杨子,厉声问他是什么人。杨子一慌,扑通跪在地上,说自己是讨饭的,接着把事情缘由老老实实地交代了。

严嵩听他说完,觉得十分新鲜:“有意思。既然是这样,老夫就成全你一次。”说完他扫了一眼众人,“你们谁愿意收这个徒弟啊?”

干儿子们一听,立刻争先恐后争抢起来。严嵩见状,呵呵一笑:“这样吧,你们每人教他一月,等全部教完后,再打发他去和张癞子比一比,看看学的究竟如何?”

自此,杨子就跟在这帮人身边,观察他们的举止言行,然后用心揣摩,时间一晃就过去了一年多。

这晚,严嵩心血来潮,来问杨子学得如何。刚问完,他忽然咳嗽起来。众人忙上前替他捶背,却一点也不管用,憋得就快上不来气了!众人吓坏了。急忙派人去叫太医!

杨子见状,忙拦腰扶住严嵩,突然冲他的后背连续猛击三掌,只听严嵩口中“哇”的一声,吐出了一口黄痰,终于顺过气来!

经此一事,严嵩对杨子喜爱有加,认他当了十儿子。又过了些日子,一次,严嵩回府后,十分疲倦,杨子给他唱了一段徽剧,令他十分受用。自此,他每天都让杨子来上一段,竟渐渐着了迷。杨子最善扮演白脸,形神濂备,真假难辨。

一年后的一天,杨子忽然问严嵩:“干爹,您觉得我现在要是去找张癞子比试,能赢过他吗?”严嵩听后,呵呵一笑:“明日就去,快去快回。”第二日,杨子收拾一番后,就匆匆离开了严府。

谁知,三天过后却不见杨子回来。严嵩戏瘾难耐,派人去护国寺寻找,张癞子却说,他压根儿就没见过杨子!

不久后,朝中御史接连不断弹劾严嵩之子严世蕃。这日,严嵩正在后堂苦思对策,管家忽然来报,说有个从安庆来的人,有要紧事禀报。来人叫李伶,磕完头之后,呈上了一部戏文,严嵩只瞄了一眼,不耐烦地问:“你到底有什么重要的事?”李伶慌忙讲出了其中的缘由……

三年前,安庆城里出了两家徽剧班子,三庆班和六顺班。这年开春,有个徽商在南洋发了大财,回家给老母过七十大寿,为了图喜庆,他请来这两家戏班子在苏唱街搭台对七天的戏。看戏的人把东西两个戏台围了个严严实实。

两家班子连对了六天的戏,还足不分高下。到了最后这天,老寿星点了《风波亭》,并放出话来,要是哪家班子赢了,赏双倍的银子!

三庆班扮演秦桧的是李?,六顺班的叫杨伶。锣鼓一响,两人就卯足了劲对起戏来。他俩的唱功旗鼓栩当,当唱到“审罪”这出时,戏迷们就渐渐看出了门道,李伶的演技比杨伶胜出一筹,折子唱到一半后,大家就涌到了东边的戏台,冲着李伶喝起彩来。杨伶的白脸立刻臊成了个红脸。他扭头钻进后台,把行头一卸,冲班主作了个揖:“杨某无能,给戏班子丢脸了!”

李伶赢了,自然十分得意,当晚他正在房内歇息时,杨伶忽然走进来。倒头便拜。李伶一下子愣住了:“你这是干什么呀?”

杨伶回答道:“今日对戏,杨某输得心服口服,愿拜您为师,请收下我这个徒弟吧!”李伶一听,笑道:“你找错人了,要想演好秦桧,我劝你最好去杭州拜那座跪像为师!”杨伶听后,脸顿时涨得通红:“不收我便罢了,为何还要羞辱我?三年之后,我一定会来找你对戏!”

三年后,杨伶果然回来了,当天就给三庆班下来帖子,要在苏唱街再对一次《风波亭》!消息一传出,立刻勾起了戏迷们的期待。

第二天,两家班子各自摆开架势,等二胡一拉,鼓点敲起,李伶和杨伶开始在东西两处戏台上对唱了起来。令戏迷们大为惊讶的是,杨伶的演技大增,扮演的秦桧生动逼真,将奸臣的丑恶嘴脸表现得淋漓尽致,相比之下,李伶的演技就显得生硬做作。看到紧要处,戏迷们的喝彩声此起彼伏。这次对戏,李伶彻底败给了杨伶。

三庆班的名气顿时一落千丈,只得靠四处赶庙会惨淡经营。一日,李伶闻听六顺班排了一部名叫《鸣凤记》的新戏,深受戏迷们的欢迎,挂头牌的正是杨伶。他十分好奇,来到戏楼观看,看了不到一半,心中不由大吃一惊!戏里演的竟是严嵩如何残害朝廷忠良的事。李伶一打听,戏文居然是杨伶执笔。看着台下的戏迷大把银子往台上扔,他又是眼红又是妒忌。

当天晚上,李伶假意来看杨伶,一番探问后,这才得知,三年时间里,杨伶一直就在严嵩身边。他恍然大悟,讨要了这部戏文后,立刻匆匆赶往京师……

严嵩听后,勃然大怒,原来杨子就是戏子杨伶。他立刻写了一份手谕,命人火速赶往安庆,将杨伶押回京师问罪!

安庆府接到手谕,立刻派人把杨伶抓了起来,即刻押往严府。

到了京师,不等严嵩开口审问,杨伶就非常痛快地承认,他写的戏就是影射严嵩的。严嵩随即将他押入刑部大牢,等到秋后处斩。杨伶知道自己难逃一死,索性每日给关在牢里的犯人唱起了《鸣凤记》。

这日,牢头忽然来说,在朝廷忠良的弹劾下,严世藩因倭寇之罪被斩首了,皇上念及旧情,将严嵩削职为民,遣回分宜老家闭门思过。杨伶无罪释放,他回到安庆后,暗下决心,一定要除掉严嵩,为含冤屈死的忠良报仇。一日,戏班忽然接到分宜县令的请帖,杨伶得知县令是个铁杆戏迷,心中一喜……

再说严嵩,这天正在家中昏昏欲睡,忽然进来一个轿头,说:“我等受人相托,接你去赴一位故人之约!”他心中不解:“是哪位故人?”轿头摇头说不认识。严嵩十分纳闷,当下坐上轿子,片刻工夫后,来到了县城的一个戏园,里面坐满了人。

严嵩坐定后,戏就开锣了。在鼓点声中,就见一个白脸走了出来,正是杨伶,演的正是《鸣凤记》!严嵩明白过来,杨伶就是轿头所说的故人。他不禁心中暗想,他倒要看看杨子搞什么名堂?

刚上任的县令大人向来疾恶如仇,对奸臣严嵩恨到了极点。县令大人在台下看着杨子演得惟妙惟肖的“严嵩”,恨得牙痒痒,他忽然站了起来,指着台上高喊:“来人哪,把这个乱臣贼子‘严嵩’给我抓起来!”话音刚落,两个差役几步跃上戏台,把杨伶按住扭送到了台下!

严嵩在一旁暗暗心惊,可当他看到杨伶的狼狈之相,又幸灾乐祸起来。只见杨伶朗声道:“我听说大人疾恶如仇,今日相见果真如此!试问大人一句,如果严嵩本人就在台下,你敢拿他试问吗?”县令答道:“此等奸贼逆臣,当抓而诛之,有何不敢?”

严嵩一听,心中大惊,这才明白了杨伶的真正用意。他正要起身准备溜时,杨伶忽然用手一指:“大人,他就是祸国殃民的奸贼严嵩!”戏迷们一听,呼啦一下子扑过来,把严嵩围了里外三层。县令义愤填膺道:“严嵩啊严嵩,皇上命你回家闭门思过,你却公然违抗圣命,竟然跑到这里来凑热闹!来人哪,给我杖打二十大捧后,赶出戏园子!”

一阵乱棒过后,严嵩被打得皮开肉绽动弹不得。之后,在众人的唾骂声中,严嵩被轿头抬回家中,几天后就一命呜呼了!至于李伶,一直没敢回安庆,最后沦落成了一个乞丐……

推荐阅读:
胎教故事精选:青蛙和老鼠
长着蓝翅膀的老师
蜘蛛的网
脚踢鲨鱼的勇士
30段暖入心底的微爱情故事

文章标签:传奇故事

引用网址:http://www.99dushuzu.com/gushi/11080.asp

移动网址:http://m.99dushuzu.com/m-gushi/11080.asp

文章来源:六一儿童网

版权提示:以上文章为网友上传分享。如上述文章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,或是含有非法内容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