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心丸传奇

||

《三心丸传奇》相关好书
好书推荐:企业内的权力关系理论研究

陆家是民国时期有名的儿科世家。他家的祖传秘方是一种药引--一颗赤红色的小药丸。不管什么病,只要先服一碗加了药引的药,再按方抓药,保证药到病除。

陆一从小就跟父亲陆定明学习医术,因为天资聪颖,深得父亲喜爱。但不知为什么,父亲始终没有把家传的秘方传给他。

虽然没得到家传秘方,但陆一确实从父亲那里得了真传,顺利当上了一名儿科医生。

一天,院长不到一岁的孙子病了,哭闹不止,院长急忙找到陆一。陆一看完后,刚要下笔开药,却又犹豫了。这可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呀,如今副院长的职位正空着,若自己能马上治好院长孙子的病,院长能不感谢我吗?他心里一有了这个念头,就生怕自己开的药方不能马上见效。忽然,他想起了父亲的药引,于是,他请院长稍等一下,急忙赶回家中。

到家一看,父亲陆定明正在给一个孩子号脉。陆一对此很不耐烦,总是有慕名而来的患者找到家里,弄得父亲经常休息不好。陆一急着要和父亲说话,几次想开口,都被父亲瞪了回去。陆定明一边搭脉一边询问孩子的父母,孩子的父母又急又怕,说得语无伦次。

陆一看那孩子面色青灰,不哭不叫。以他的经验,可以感觉出这孩子病得不轻。他忍不住开口道:“都这样了,还不赶紧送医院!”孩子的妈妈突然失声痛哭道:“我们是穷苦人家,哪有钱去医院治病啊……”

看着孩子父母焦急的脸,陆定明的眉头越皱越紧。终于,他轻声说:“别急,我会尽力。”说完,他走到另一间屋子里,打开一个暗格。

陆一太熟悉这个暗格了,他一个箭步跟了过去。陆定明从暗格里拿出一颗赤红色的药丸,带着一种深深的不舍自言自语道:“只有这一颗了。”

陆一急了:“爸,这一颗,我也要用!”他急忙把院长孙子的事说了。陆定明严厉地说:“难道以前我都白教你了?这么简单的病都治不好?”陆一焦急地说:“爸,您怎么还没听明白呀?不是我治不好,而是我得显显手段!如果我能马上治好院长孙子的病,院长就会对我的印象大好,副院长的职位可能就是我的了。院长再过两年就要退休了,到时,没准儿院长的职位也是我的了……”

陆定明长长地叹了口气:“从小我就告诉你,为医者,要有父母心,要有慈悲心……”陆一不耐烦地打断道:“我知道!院长孙子的命也是命啊,您不是也告诉过我,在生死关头,人没有贵贱之分吗?难道因为是院长的孙子就可以不救?难道因为是穷人家的孩子,就要先救?”

陆定明摇摇头:“院长孙子的病根本就没有生命危险。如果一个名医,仗着医术专攻权术。还不如什么也不会好!”

陆一看着那唯一的药丸,无奈地解释:“我也没说不救这家人的孩子啊。咱们不是还可以再做药引吗?”

陆定明捏着手里的药丸,轻轻叹息道:“做这药引太难了。我年纪大了,只怕这辈子再也不能做了”。陆一心里一惊,脱口而出:“那您是不是可以把秘方传给我了?”

陆定明淡然一笑:“你呀,从小就是这样,足够聪明,但从来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。来,咱们先把这个孩子的病看完了再说。”

陆定明让陆一倒了一杯温水,将药丸化进去,小心地喂孩子喝下。陆一奇怪地问:“咦?药引不是都要配在药里吗?这次怎么直接化在水里了?”陆定明解释道:“这孩子病得太重,我一时也不能确定他到底是什么病,若配错了药,怕没治病倒先要了孩子的命。”

之后,陆定明静静坐在椅子上,轻声道:“我要安静一会儿,你先照看孩子。”陆一知道父亲诊病的习惯,于是小心守在旁边。

一个时辰过去了,孩子丝毫不见起色。这时,陆定明缓缓睁开双眼,提笔在纸上写了方子交给陆一:“照方抓药。”

吃完这服药,孩子的呼吸渐渐平稳下来,脸上的青紫也缓缓退去。孩子的妈妈拉着陆一的手,千恩万谢,差点跪下来磕头。

眼看着最后一颗药引没有了,陆一有点气急败坏。不过,陆一知道这时候吵也没有用了,于是缓和一下语气道:“您还是先跟我说说药引的事吧?我一直很奇怪,为什么加了药引的首服汤药,总是好像没什么作用?”

陆定明笑了:“对。这次你才算说到点子上了。你一直都想知道家传秘方,不是我不传你,而是,你真的担不起啊。”

陆一忍不住笑了:“您别说得那么严重。不就是制作过程困难一点吗?怎么轮到我就担不起了?”

陆定明问:“你知道这药引的名字叫什么吗?”陆一笑道:“怎么不知道?不是叫三心丸吗?”陆定明又问:“你知道这三心,是哪三心吗?”陆一摇头:“这祖传药方,您也没告诉过我呀。”陆定明摇头道:“不,其实我早就告诉过你了。”陆一大吃一惊:“什么?什么时候告诉过我?”

陆定明缓缓道:“为医者,要有父母心、慈悲心,更要有良心!”陆一不耐烦了:“我知道!您不知说过多少遍了!”突然,他瞪大了眼睛:“您,您的意思是,这药引……”

陆定明点头道:“对!这就是药方!”陆一摇头道:“这怎么可能?这些虚幻的东西,怎么能制成药引?”

陆定明叹了口气,说:“想当初,你太爷爷不过是个普通的砍柴人。他无意中救了一位采药时掉下来的郎中,那个郎中为了报答你太爷爷的救命之恩,就将他们家的独家药引传给了你太爷爷。这份药引,需用意念取自己的一份赤心研磨成为粉。而这份赤心,一定要有父母心、慈悲心和良心,缺一不可。这种用医者之心做成的药引,能让医者对患者的病痛感同身受。知道我们家为什么成了儿科世家吗?就是因为生病的孩子往往太小,根本说不清楚自己的病痛,这就需要医者能够确切知道他的病症是什么,然后才能开方拿药。这药引,所起的作用并不是治病,而是体验!”

陆一恍然大悟:难怪父亲在给患者用了药引后总要静坐一个时辰,他是在体验患者的真实感受!而真正有疗效的,是第二服药方!他忽然灵机一动,问道:“既然如此,岂不是并不只限于儿科?”

陆定明笑道:“这个自然。不管是什么样的患者,只要医者觉得无从医治,都可以加入药引,真实感受一下患者的病痛,之后就能准确断定如何用药……”

陆一又惊又喜,他拉着父亲的手,说:“那您为什么不多做些备用?”陆定明苦笑道:“做这药引必得用医者之心;对医者的身体也有极大的损伤。一年最多也只能做成三颗,再多,怕就没命了。”

陆一没说话,不过心里却在想:一年三颗,也足够了。现在得病的有钱有权的人多着呢,如果我一年能救活三个,区区一个院长算什么?

陆定明仿佛看出了儿子的心思,他拍拍陆一的手,说:“当年郎中说过,此方万不可轻传,否则,害人害己。医者没有医德,那片医者之心就没了效果,不但不能对患者的病痛感同身受,反而会送了自己的性命。每一代传人但凡有丝毫杂念,必不能传!咱们家,到你这一代只有你这一个孩子,所以,我宁可失了这医方,也不能送了你的性命。”

一时间,陆一心里什么滋味都有。他不甘心地问:“如果没了这药引,我们神医世家的名声岂不是毁了?”陆定明打开抽屉,拿出厚厚的一本笔记:“我把这么多年来医治的病例都整理出来,许多疑难杂症我都有了详细的记录,只要你用心揣摩,神医世家的名声会继续保留下去的。”

很多年过去后,陆一细心钻研了父亲整理出来的这些医方与医案。在里面,他发现很多前辈独特的心得,字里行间,全是救患者于水火的仁慈之心。陆一很后悔父亲在世时,他没有体会到这些,让这祖传的药引秘方在他这里失传了。

有一天夜里,他梦到了父亲。父亲笑着,像小时候那样抚摸着他的头:“孩子,我很高兴你终于体会了医者之心。现在,我就把祖传的医方传给你。”说完,父亲凑到他的耳边,小声说了起来……

第二天,陆一醒来,父亲的话仿佛仍在耳边。

一年后,陆一的锦盒中,也放着三颗赤红的药引。陆一轻轻拈起一枚,百感交集。

此时,他的儿子也已经考上了医科,陆一像当年父亲那样,握着儿子的手,缓慢而认真地说:“记得,为医者,要有父母心、慈悲心。更要有良心!”

推荐阅读:
胎教故事精选:青蛙和老鼠
长着蓝翅膀的老师
蜘蛛的网
脚踢鲨鱼的勇士
30段暖入心底的微爱情故事

文章标签:传奇故事

引用网址:http://www.99dushuzu.com/gushi/11070.asp

移动网址:http://m.99dushuzu.com/m-gushi/11070.asp

文章来源:六一儿童网

版权提示:以上文章为网友上传分享。如上述文章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,或是含有非法内容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