瞳孔里的污点

||

《瞳孔里的污点》相关好书
好书推荐:你是我疲惫生活里的温柔梦想

一、大楼对面的女尸

清晨,宁檬在家里做大扫除,门铃突然响了。

“你好,我叫关景。”年轻的来访者相貌清秀,他掏出警察证,“今早你们对面那栋大楼发生了一宗命案,希望你能协助警方调查。别担心,只是例行问两句话。”宁檬平静地让关景进了门,关景一踏人玄关,立即闻到一股漂白剂的味道。

客厅整整洁洁。地板光可照人,房间干净得几乎没有一丝居家气息。屋外明明艳阳高照,阳台边的窗帘却拉得严严的,显得格外压抑。

关景问:“从昨晚到现在你有没有开过窗帘?上过阳台?”

宁檬想了想,道:“应该没有,有问题吗?”

关景走到阳台上,指引她望向对面距离大约五十米的大楼:“一个小时前,有人在B座21楼西面的阳台上发现了一具女尸。”

这座小区是临街的商住两用楼,大部分楼层都被公司租来办公。年关将近,各单位的职员们都已经休假,只有居家住户还留在小区里。

今天过小年,照习俗要起早放鞭祭灶王,一个男孩在玩冲天炮的时候,意外看到21楼一个女人伸出半边身子姿势诡异地挂在阳台上,一动不动。小区保安收到举报后上楼查看,发现门没有锁,一个女人僵硬地趴在阳台上,背后插着一把刀,看上去已经死了很久。

关景走进死亡现场时,-第一个印象就是香,香气是从客厅的电子香薰座里发出的。死者的钱包、手机和身份证件都没有找到,从物业公司的资料中得知她叫陈水蔓,今年刚满二十岁,是案发房屋的业主。

法医初步判定死亡时间是昨晚7点到9点之间,致命的正是她背后的尖刀,尸体没有挣扎和被移动过的痕迹。

鉴证人员在现场喷洒了鲁米诺试剂,谁知整面墙上惊人地呈现出大片的荧光色。凶器留在死者的体内,她身上又没有别的伤口,没理由造成这么大量的血液喷溅。

鉴证人员从荧光闪现的速度推测,起化学反应的不是血,而是漂白剂,这证明凶手曾清洗过整面墙壁,香薰可能是用来掩盖漂白剂气味的。

除了钱包等物不见踪影外,死者卧室的衣柜和梳妆台空空如也,整间屋子除了死者身上的名牌衣服,再没有值钱东西了。她的右手食指处有佩戴过戒指的痕迹,指根处有轻微刮伤,像是有人强行将戒指取下来——会是劫杀吗?

关景在阳台处发现,如果有人站在对面A座大楼的东面阳台上,一定能很清楚看到这边的死亡现场。

关景通过物业的登记资料,查到A座20楼一直空置;22楼是个舞蹈教室,每天开放到晚上9点,但练舞时会关上窗户和窗帘。业主也对B座发生的命案一无所知,而在凶案现场正对面的21楼则是宁檬的家,据资料显示她还是个大学生,房子的产权登记在她父亲宁塘的名下。

关景拿出陈水蔓的照片,问:“你认得这个女人吗?”

宁檬看了一眼,拧起眉头:“她死了?”

关景说:“是谋杀,昨晚7点到9点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?”

宁檬回答:“我昨天晚上在学校的图书馆自习,直到9点图书馆关门才走,到家时应该是9点15分左右。路上我是一个人,回家后也是。不过登记簿上的签名可以证实当时我在学校。”

关景听后意味深长地笑了:“你回答得很清楚。”

“如果你查出我和她的关系,也会来找我的。”宁檬主动说道,“我没有妈妈,爸爸是个生意人,会赚钱也舍得花钱。尤其是对陈水蔓这样年轻时尚,又会讨老男人欢心的女人,这样说你明白了吧?”

关景懂了:“陈水蔓想做你的后妈,所以你很讨厌她?”

她说:“与其说讨厌,不如说我很恶心她,为了我爸的财产,她一直把我当敌人,不仅挑拨我和我爸的关系,甚至住到了我对面,不过我可不会为了这个杀人。我有洁癖,杀她会脏了我的手。另外,这个女人擅长招蜂引蝶,身边关系暖昧的男性朋友一大把。”

“恕我冒昧,如果是情杀,令尊岂不是也有杀人动机?”

宁檬不屑地说:“我爸只是逢场作戏。而且他几天前去国外出差了。”又是一个不在场证明,关景心想。看来他有必要去查一下陈水蔓的交际情况。

二、互相指证的恋人

警方很快查到了陈水蔓的通讯记录。

她煲电话粥的次数非常频繁,对象也很丰富,近一个月来,往来最多的三个号:第一个是外地的,在社交论坛上认识的男性网友,并说好过年要请她去欧洲旅游;第二个是宁塘,他人确实在国外;第一个是大学生,叫费南羽,巧的是他跟宁檬念同一所学校。

关景觉得这里面可能有蹊跷,就在电话里问他们认不认识,谁知费南羽居然说他们以前是情侣,不过已经分手了。

费南羽是个帅气爽朗的小伙子。当他得知陈水蔓的死讯时,第一反应就是问凶手是不是宁檬。他说,之所以跟宁檬分手,就是因为宁檬总疑心陈水蔓会害她,还怀疑他们之间有暖昧。可事实上他认识陈水蔓是因为她要出国旅游,所以在网上找人教她英语口语,碰巧找到了他。他当家教赚钱也是想给宁檬买礼物,谁知道宁檬得知此事后非常生气,不听任何解释。

可是得知陈水蔓的死亡时间后,费南羽皱眉道:“不对。那个时间我跟宁檬在一起,她不可能去杀人。”他说案发当晚,宁檬打电话约他到学校人工湖见面,要把交往时他送的礼物还给他。

关景问他:“你们大约几点见的面?”费南羽拿出手机查了一下通话记录,说是7点约的,快8点分开,差不多在一起呆了一个小时。

之后,关景去图书馆调查了登记簿,上面的签名显示她是7点到的自习室,9点才离开,这和费南羽的证词有出入。不过他很快发现:经常有学生提前来登记占位子,但本人却跑去干其他的,而管理员对这种状况视若无睹。所以登记的人到底在不在自习室就很难说了。

关景再度拜访了宁檬,提到费南羽的证词,她犹豫了良久才点头道:“是。我是跟他见过面。我没说是因为我怀疑陈水蔓是他杀的。”

宁檬说,费南羽现在在她爸爸的公司实习,毕业后多半会受到重用,但如果宁塘知道女友跟自己的下属有暖昧,一定会在行业内封杀他。宁檬相信陈水蔓的手里掌握着她和费南羽偷情的把柄,所以费南羽有可能为了前途灭口。

但明显这个推理不成立。按理说,宁檬是宁塘的女儿,如果为了工作,费南羽应该更怕她才对。关景又查了下费南羽8点之后的去向,发现他一直在宿舍,反倒是宁檬和费南羽分开后便没有时间证人。

动机、作案时间,两者加起来让关景对宁檬的怀疑一度升到了最高点,可这时警局那边突然收到新的线索:一个拾荒老人在垃圾桶里捡了个包,里面有陈水蔓的身份证和几张银行卡。

卡里的钱已经被人在柜台用身份证取空了,监控录像显示每次的取款人都不同,很可能是在专业团伙雇用的“搬运工”。

案情再度转向了入室劫杀。关景坐在电脑前翻看案发现场拍下的照片,脑海里闪过各种凌乱的念头。从几方面的证词可知,陈水蔓原本计划出国旅游,可旅游也不会把衣服全部带上,为什么衣柜会空得那么干净?是被盗。还是要搬家?

关景忽然灵光一现,将陈水蔓的地址和房号输入电脑,很快搜出她在几天前发过一条租房广告——春节期间很多旅游探亲的人会有短期租房的需求,看来陈水蔓是打算趁自己不在的时候赚一笔房租。

关景联系了网站管理员,发现一个叫春天的女网友在私信中留的手机号,在案发当天和陈水蔓有过通话记录——他之前曾经调查过这个号码。但一直处在关机状态。而且这个春天还同时给另外六个房主发过私信,那六间房都在高档小区,精装修、家电齐全,怪的是她在私信里留的手机号都不一样。

难怪案发当晚陈水蔓在家穿得整整齐齐,因为她约了房客看房。而这个,神秘房客显然有些不对劲。

警方通过IP找到了春天上网的网吧,并在监控录像里目睹了他的真容:一个三十多岁形容猥琐的男子,而且还是警局的熟面孔。他的真名叫郑宝,是个盗窃惯犯,前科累累,还上过报纸头条。

警方在内部发布了搜捕令,几天后,郑宝被带回了警局。

三、嫌疑目击者

刚开始,郑宝什么都不肯说,直到关景将陈水蔓尸体的照片摊在他面前,他才承认自己利用网络和变声器伪装成女人,联系有钱的女房东,再假装房客上门实施抢劫。但他发誓那晚根本没碰到陈水蔓,更没有杀人。

案发当天,他和陈水蔓约好晚上8点看房。当他到了门口,发现房门竟然没有锁。叫了几声,没有回应便壮着胆子推门而入了。

当时房间里有浓郁的香味,没有开灯,但大楼对面的亮光足以将客厅照亮,他在客厅茶几上发现了一个钱包和一部高档手机,他高兴地把东西揣进怀里,又在卧房搜了一圈,发现柜子是空的,就匆匆离开了,第二天他便雇人把卡里的钱取了。

关景问道:“你没看到阳台上有什么东西?”

郑宝茫然道:“我没有去阳台,怕人看见。但阳台上没什么东西。”

关景觉得他的反应不像是装的:“你离开是几点,有没有关门?”郑宝说:“我8点整去的,只呆了几分钟,走的时候很急。所以没顾上关门。”

关景听后陷入沉思。法医鉴定的死亡时间是7点到9点,尸体没有被移动过,可郑宝去陈水蔓家时阳台上没有尸体,那么死亡时间就要被压缩到8点到9点。当然,前提是郑宝没有说谎。可编这个谎对他毫无好处,如果他真的杀了人又想掩盖事实,没理由承认偷盗。可如果他说的毫无虚假,为什么他去的时候门会开着,为什么钱包会随便放在茶几上,就像故意等着小偷登门入室一样?

结束审问时天已经大亮了,关景走到大厅时忽然看到宁檬和一个打扮端庄的中年女子迎面走来。

她是宁檬的老师,当晚她在自习室看书,就坐在宁檬对面,她能证明宁檬8点左右在自习室。

关景狐疑地看了宁檬一眼,这么重要的证据为什么偏偏等到郑宝出现后才说?

就在案件深陷泥潭时,又一个证人来到了警局。这个人是手工店的店主。她从报纸上看到陈水蔓的死讯,立即想到来提供线索。店主说,陈水蔓生前经常找她聊天学做首饰。

不久前,陈水蔓拿着一张情侣照过来,找她仿制一枚照片上女孩戴的戒指。陈水蔓说她看不惯那女孩清高虚伪的样子,所以故意接近那女孩的男朋友,用酒精诱使他跟自己发生了关系,谁知那男的清醒以后不肯认账,还威胁陈水蔓,如果说出来就杀了她。陈水蔓被气得够呛,决定弄个假戒指去挑拨离间,让这对狗男女没好结果。店长拿出了那张情侣照,里面赫然是宁檬和费南羽。

店长的证词给关景提供了新的思路,关景在B座2l楼的房间里转悠了整整一个下午。突然,他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:这间房子里,居然没有装镜子!女人的房间怎么可能没有镜子?关景环视着卫生间,发现一面墙壁上有四个挂钩,是不干胶临时固定的那种,关景愕然地奔到客厅,看着那面检测出漂白剂的沙发墙,在墙壁的四角有几个装(好书推荐)饰性的立体墙贴。他伸出手轻松地一掰就开。

这时,大楼对面隐约传来微弱的旋律,他转头望向对面的舞蹈室,单薄的纱帘后,一个个活跃的身影在耀眼的灯光下舞动着。而楼下宁檬的家则依旧窗帘紧闭,仿佛任何光线都照不进她冰冷的世界。

关景张大眼睛凝视着这一幕,脑中回荡起郑宝的证词,他说对面大楼照来明亮的灯光,还说有很多人——他终于明白了凶手的诡计!

四、至纯的爱意

宁檬和费南羽坐在警察局的审问室里,关景在他们对面,深深地注视着二人。缓缓道出自己的推理:“陈水蔓的死亡时间不是8点到9点,而是7点到8点之间。凶手欺骗了郑宝,让他无意间做了虚假的时间证人,而这个诡计的关键就是镜子。

我去装修公司调查过,在陈水蔓家的沙发墙和卫生间里原本有两张大小差不多的镜子,凶手杀人后把尸体放在阳台栏杆上,将一面镜子斜放遮挡住尸体,然后将另一面镜子放在阳台的天花板上,用晒衣杆和落地窗的窗框做支撑,调整好角度让它们互相平行,变成了一对‘潜望镜’,所以当郑宝进门的时候不但没有看到隐藏的尸体,也没有看到对面的21楼阳台,而是看到了镜子里反射出的22楼舞蹈室。

“凶手之所以用漂白剂清洗沙发墙,是因为镜子摘下来就很难安装回去,而墙上空出的一大块地方,因为长期沾不到灰尘比旁边要干净,凶手只好把整面墙都洗白,再点上香薰掩盖漂白剂的气味。”

宁檬抬头注视着关景:“照你这样说,凶手可以是任何人,为什么非要盯着我?”

关景说:“因为陈水蔓手上的戒指不见了。那是个不值钱的玻璃戒指,大概只有你们想把戒指从她的手上摘下来。”

费南羽用复杂的目光望了宁檬一眼,她沉默着,想着陈水蔓将戒指举到她面前羞辱她时的嘴脸。

“凶手碰巧看到郑宝在大楼下面的巷子里踩点,当时他用变声器给陈水蔓打电话约看房时间,但凡路过的人听见一个男人说话发出女声一定会多瞟两眼。郑宝上过报纸,凶手只要查一查就能知道他是个贼。也正由于郑宝是个贼,他才会被凶手利用,因为他会畏惧镜子里的灯光而不敢靠近阳台,为了防止他因寻找值钱的东西在现场逗留太久,凶手还刻意将衣柜搜空。”

随着他的叙述,费南羽的神情越来越激动,而宁檬的目光则越来越冰冷,如同死水。

关景留意着他们的神情变化,继续说:“当然,这些都只是客观猜测。不过凶手仍然留下了重要证据,那就是镜子。那么大的镜子不方便携带,只能在楼梯间里踩成碎片,用袋子装起来扔进地下车库的垃圾桶。可因为是过年期间,清洁工隔几天才会清空垃圾桶,所以那些镜子碎片现在在警方的化验室里……”

“够了!”费南羽终于忍不住打断他,“别说了,我就是凶手。我恨陈水蔓,这个卑鄙的女人!我爱小檬跟前途一点关系都没有,我在她爸爸的公司实习的同时,还在网上有几份兼职。就是为了攒钱买戒指向小檬求婚,一辈子跟小檬在一起。可陈水蔓却害得小檬要跟我分手。

“那天我去求她回心转意,她不肯见我,我离开的时候正好听到郑宝在讲电话,还听到了陈水蔓的房号。当时我头脑一热,想到这个女人只要活着,就会成为我和小檬之间永远的污点,所以我决定让这个女人从世上消失。

“杀了陈水蔓以后,我担心警方会怀疑小檬,让她准备好不在场证明,又要她帮忙假装跟我见过面。”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枚戒指塞进宁檬手里,“对不起,最终还是我亲手令你的人生留下了污点。”他说完,一秒也不肯多呆,坚持让警察把他押走。

宁檬认真地将那枚戒指重新戴回手上,望着闪闪发亮的钻石说:“如果我早点相信他,这件事就不会发生,其实真正的污点从来都不在窗帘背后,而是在我的心里。”

推荐阅读:
胎教故事精选:青蛙和老鼠
长着蓝翅膀的老师
蜘蛛的网
脚踢鲨鱼的勇士
30段暖入心底的微爱情故事

文章标签:传奇故事

引用网址:http://www.99dushuzu.com/gushi/11046.asp

移动网址:http://m.99dushuzu.com/m-gushi/11046.asp

文章来源:六一儿童网

版权提示:以上文章为网友上传分享。如上述文章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,或是含有非法内容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