浏览器搜索《一百零一次分手99dushuzu》,或者《一百零一次分手读书族》,就可以看到一百零一次分手最新章节。
    医院是这个世界上最无情的地方,是眼泪感化不了的地方,是苦苦哀求也无能为力的地方。

    让爷爷留下治疗,哪怕钱她出,她还存有一些零花钱,再不济,卖了那玫戒指。然而全家人几乎都建议出院回家,至少还能落叶归根。

    只有钟雪还在坚持,爷爷不能说话,只默默流泪,她知道他也难过,全世界的人掏出良心来晒一晒,谁想死?只要有一线生机,没有人想死吧。

    突然,钟雪恨透了身边的这些所谓的亲人,恨他们愚昧,更恨他们拿着愚昧当令箭,草菅人命。

    或许她的想法有些极端,因为其实医生那里她也去了,医生说治疗只能拖延,不可能治愈,转院更不可能,两个多小时的路程患者也受不了,况且,肺部的片子也都拍了出来,到处都是白白的一片,说明肺部感染严重,已经无需进一步化验了。老人很难挺下去,坚持就是折磨。

    她抹干眼泪,她接受不了,她还没有承欢膝下,难道他们的爷孙情竟会如此短暂,她还想听,听爷爷一再重复的唠叨“阿雪啊,要听话,要团结同学,尊敬师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